您的位置: 阜阳信息港 > 美食

权国 一百二六章 南方大沼泽(一)

发布时间:2019-09-26 02:27:50

权国 一百二六章 南方大沼泽(一)

从恰斯家族出来,胖子的马车在外面众多贵族的“古怪”目光中,消失在天堂街口,马车在黑夜里缓慢穿行,街道两边的火把照明逐渐暗淡,车轮下的石板路开始凹凸不平,发出一阵潮湿的霉味,这里是日瓦车则的平民区,可没有资格享用松脂火把照明,没有宽敞平坦的马车道,

路边的一个酒馆里传来酒鬼们热闹的喊叫声和节奏明的胡兰西斯舞曲,欢动明的曲调勾的人心痒痒,跟贵族奢华的的夜生活不同,这些路边简陋的小酒馆才是普通日瓦车则人晚上的消遣之地,如火烧般的烈酒和胡兰西斯舞娘节奏明,细嫩雪白的大腿舞,能让他们忘记白日的烦恼与忧愁。

“在这里停一下”胖子轻轻敲了敲马车门,低声向同车的司杜汉嘱咐道“你和丽小姐的马车先回去,我想一个人独自走走”从恰斯家族出来,胖子就上了司杜汉的马车,凯斯丽独自在胖子的马车里酣睡。

“可是,大人你的安。。。。。。”司杜汉焦急道,被胖子挥手打断,指了指外面的护卫的十几个轻骑兵“没事,让他们跟着我就行了”

“他们。。。。。。“胖子趁着司杜汉错愕的时机,已经打开马车门走了下去,向车内的司杜汉道“早点回去休息吧!今天这一天可折腾的够呛!”

“那么,大人你要保重啊“司杜汉看见胖子如此坚决,奈的耸了耸肩,胖子总是让人法琢磨,时而奸诈,时而冷酷,时而残忍,时而善良,就像一层迷雾,让人永远看不清真实面目

“走,我们都进去喝一杯“看着司杜汉和丽的马车消失在黑夜里,胖子向身后的轻骑兵们挥了挥手”今晚我请客!“右手准备推开酒馆的门,却发后没动静,不由好奇的回过头,却看见轻骑兵们还在马上,不由温怒道“怎么回事,难道我的话也没人听了?”

“你误会了,大人“近卫小队长坦利苏斯脸色尴尬的解释道”撒隆近卫长有规定,我们在执行任务时,不准喝酒,违反条规的,将被开除出近卫队列“

“狗屁!“胖子怒骂道,从恰斯家族出来,胖子心里就窝着一团火”撒隆那个傻大个,每次跟我出去,不都喝的跟稀泥一样,现在倒是制定起不准喝酒的条例来了,你们告诉他,今晚是我特许的,我就不信,撒隆还敢跟我较劲!“

“大人万岁!“听见胖子的承诺,坦利苏斯和身后的轻骑兵们一起发出愉的欢呼声,

撒隆虽然外表粗矿,行事雷厉风行,可是治军一向严谨,麾下轻骑兵近卫,大多都是从北方逃难的撒克逊人中挑选出来的,本身性格豪爽,酷爱烈酒,多次因为醉酒发生械斗,所以撒隆下来死命令,这次到日瓦车则,谁要是喝酒闹事,立即从近卫中除名,

从日瓦丁到日瓦车则,几天下来,轻骑兵嘴里的酒虫早就按耐不住了,现在听见军团长大人亲自解除戒酒令,一个个喜不自胜,纷纷从战马上下来,簇拥着胖子身边

推开酒馆木门,胖子带着十几个轻骑兵走进酒馆,看见前台的木台上,十几个花枝招展的胡兰西斯舞娘正在舞台上,欢的舞动着黑白相间的蕾丝长裙,如同一个个翩翩起舞的花斑蝴蝶,台下几个已经喝迷糊的酒鬼正色迷迷的欢声嚎叫,里边的客人很杂,有身穿锁甲的佣兵,也有衣服普通的商人,胖子甚至看见有衣服陈旧的破落贵族,

“来十八杯纯正的萨蒂搏火焰“胖子和轻骑兵们在酒馆角落里的一排长凳坐下,胖子对着酒馆老板挥手,大声喊道”不要掺水的,要不然我可不付钱!“,那副斤斤计较的模样。十足像一个在外经商的市侩小商人,胖子想用这种毫顾忌的大喊声,把自己心中的那点郁闷彻底发散出去

“来!“很十八杯颜色血红的萨蒂博火焰酒,放在了胖子等人的面前,胖子举起杯豪爽的喊道”让我们为你们撒隆队长明天顺利晋级干杯“

“为撒隆队长的晋级干杯!“轻骑兵们一起举杯道,手中烈酒的浓香,已经让他们的心沉醉

“咳咳“烈酒从胖子的咽喉灌下,如同火焰灼烧喉咙,让一向不怎么喝酒的胖子,被烈酒呛得咳嗽,脸色通红的抹了一把喷出的鼻涕,晕乎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好酒,难怪被称为萨蒂博火焰,这感觉跟工业酒精有的一拼“

其实胖子也没喝过这种烈酒,只是从撒隆的口里听说过这种日瓦车则的特产

“哈哈!你看看你的模样“性格豪爽的轻骑兵们,也被这种南方沼泽特有的烈酒烧的够呛,鼻涕眼泪不可抑制的往外喷,看着同伴的狼狈样,相互指着大笑”就跟被狼追逐的马鹿一样狼狈“

“给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上一杯萨蒂博火焰!“胖子已经开始发酒疯了,声音喊道震天响“我请所有的人都喝一杯,让我们为暴烈者撒隆的晋级干一杯!“

听见胖子的话,酒店老板欢喜的恨不得亲这个可爱胖子一口,萨蒂博火焰可不是什么便宜货,一枚银币一杯的昂贵价格,让萨蒂博火焰多是出现于各种关于烈酒的传言里,今晚的收入几乎可以抵上一月的收益了。

“啪“就在酒馆老板为自己今晚的好运庆幸时,酒馆门被突然撞开,蛮族长弓手克萨斯泰披头散发的撞进来,手中紧握两米犀角长弓沾满鲜血,的上身带着几道血痕,鲜血染红了他握弓的右臂,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砍在他右肩膀上

权国  一百二六章 南方大沼泽(一)

,酒馆外似乎还传来一阵嘶喊声,

“啪“又有一个身影撞在门上,一道寒光劈下,小酒馆的大门被劈成了两块,碎木横飞,酒馆老板早就吓傻了,不知道自己今晚是到了什么血霉了

血从克萨斯泰的是肩膀伤口喷射出来,克萨斯泰忍着剧痛拉开弓弦,“嗖“一道白影从犀角长弓射出,钉在身后想冲进酒馆的战士身上,那名身穿锁甲的战士,一脸不可置信看着射入胸腔的利箭,双眼圆睁的倒在酒馆门口,外面的人看见战士的惨状,一时顾忌克萨斯泰强横的箭术,不敢进来

“克萨斯泰!你这个沼泽野蛮人“这时,酒馆外响起一阵喊声”这里是日瓦车则,不是你们刺瓦族的南方大沼泽,你也不好好看看自己,就你这样的贱民也想跟我抢竞技的位置,今天晚上我就让你从日瓦车则消失!“

“尼撒哈斯,你这个尼撒家族的卑鄙小人“克萨斯泰两眼通红,肩头的伤口,让他握弓的手疼疼的微微颤抖,身体虚弱的靠在酒馆台子上“知道明天不是我的对手,竟然雇佣战士来围攻我,你这样的人也配称骑士!”

“呵呵,死人是没有发言权的!”酒馆外的喊话者冷笑了一声“你以为躲在里边,我们就不敢进来了吗,你的右手已经受伤了,拉不开弓的克萨斯泰跟废人没区别,我们还有八个重甲战士,你如果识相的话,就在这份弃权上签字,我没准还能发发慈悲。让你活着回到大沼泽去,否则,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吵毛啊”胖子一脸怒气的拍桌子骂道,他已经醉的连人都看不清了,只感觉外面的喊话声,就像一只烦人的苍蝇在自己耳边“嗯嗯”叫,闹的人心烦,对着身边一样喝醉的轻骑兵们喊道“去,把那个烦人的苍蝇给我抓过来,我跟你们打赌,那是只绿头的!“

“大人,你放心,不管他是红头,还是绿头的,我们都把他给你抓来看看”听见军团长的吩咐,已经喝得晕乎的轻骑兵们,纷纷从自己腰上抽出雪亮的战刀,满眼通红的走到酒馆门口,正好看见一个年轻贵族带着几个佣兵模样的人,满脸戒备的看着门口

“就是他们,兄弟们,上家伙!”队长坦利苏斯手中战刀一指,一声带着酒气的大喊“把这些惹人烦的苍蝇抓回去!”

十余名轻骑兵挥舞着雪亮的战刀冲了出来,外面的贵族明显被这突发ing况搞懵了,已经被自己逼入死路的克萨斯泰,一眨眼冒出这么多帮手来,外面的佣兵也没想到对方还有这么多同伴,登时慌了手脚,

轻骑兵近卫们都是撒隆从轻骑兵团里,精心挑选出来的好手,刀法猛烈刚劲,如风雷涌动,大河奔流,经过数次与库吉特人的磨练,不但相互间配合紧密,而且人醉刀疯,刀刀都是以命搏命打法,血腥味十足,这些普通佣兵那里是轻骑近卫的对手,只见眼前刀光闪闪,佣兵身上的简易锁甲,在轻骑近卫锋锐的战刀面前,跟纸糊的一般,鲜血从刀上溅射出来,刚一交手就被砍翻两个,

“不行了!”刚才还嚣张的尼撒哈斯彻底慌了,虽然是个纨绔子弟,可是毕竟是一名正规骑士,基本的眼力还是有的,眼前这些装备精良的战士,不是自己这些二流佣兵能够抵挡的,自己跟人家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连忙慌乱的大喊道“撤,撤!”

可是已经晚了,十几个轻骑近卫已经按照作战围猎的习惯,把几个人围在中间,手中崭亮的战刀,似乎随时准备把中间的人劈开。

“各位大哥,不管我们的事啊,我们也只是拿钱办事啊”剩下几个佣兵战士把武器扔在地上,脸色煞白的双膝跪在地上求饶,指着尼撒哈斯道“都是他,一切都是他,跟我们没有关系啊“

郴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郴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郴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郴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郴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