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刘老根会馆遭举报后提前拆棚称系临时建筑

2018-11-27 17:56:52

刘老根会馆遭举报后“提前拆棚” 称系临时建筑

工人拆除晋翼会馆“临时罩棚”。 潘之望 摄去年5月的晋翼会馆并无罩棚。 曾一智 供图  赵本山的刘老根会馆被实名举报“涉嫌破坏文物”。文保人士曾一智称,刘老根会馆占用的四合院中,有不可移动文物“晋翼会馆”,被改造成消费18万元的私人会所,且怀疑在装修中被改变原貌,屋顶“冒”出罩棚,院内挖游泳池等。昨天,本山传媒集团在其官发布声明称已提前动工拆除罩棚。但文保人士认为在官方调查没有结果之前,此举涉嫌毁灭证据。  工人证实晋翼会馆结构有变  -调查  法律规定,使用不可移动文物,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负责保护建筑物及其附属文物的安全,不得损毁、改建、添建或者拆除不可移动文物。举报人曾一智称,根据目前的情况看,“不得”的内容已经成为了现实。  刘老根会馆位于刘老根大舞台北侧,从高处可以看到,在晋翼会馆进院内,有三个尖顶罩棚屋顶的建筑,高度明显高于原有平房。该建筑为黑色屋顶,黄色木质窗框,无论是色彩还是建筑风格都与周围平房的灰色砖瓦屋顶有明显区别。曾一智表示,这三个罩棚是此前文物本体没有的。  前天下午,试图进院探访,守门男子称,要想进院需先到会馆前台预约订位,然后由服务员带领进入。到前台咨询18万元消费事宜,工作人员称这一项目暂不对外开放,但并未透露不开放的原因。她称,想要进入会馆,必须满足人均1600元的消费,消费内容包括吃饭、观看刘老根大舞台的表演,多可容纳16人,对于在游泳池上就餐一事,她表示并不清楚。  刘老根会馆内的一名施工工人确认晋翼会馆内装修改造一事。他说,晋翼会馆位于刘老根会馆四合院群落的西南角,馆内挂有“晋翼会馆”的铜牌,他曾经看到过,整个会馆内部都经过了重新装修。游泳池挖在室内的南侧,长约10米,总面积约六七十平米,深约1.5米,“我们在那干活的时候经常路过,搞得可漂亮了,还修了个亭子。我一次看到的时候,池子已经完工了,也涂上了水泥,正在用鼓风机吹干。”工人说,大约20天以前,游泳池交工,晋翼会馆西侧和南侧的两个门都被堵上,外人进不去,只有搞内部装修的工人可以进出。因为装修需要,一堵山墙也被打掉,“打掉这堵墙以后整个屋子看起来更长了,其实本来就够漂亮的了,打掉以后真的很可惜。”  -回应  集团发声明称开拆临时罩棚  昨天,本山传媒官发布声明:为了刘老根会馆8月16日开业仪式的需要,公司在北京小江胡同30号院内搭建临时罩棚供开业接待使用,原计划保留两周左右。但近有相关人士对此罩棚提出了异议,认为对风貌有影响。我公司对此高度重视,决定提前将罩棚拆除,现施工人员已开始动工。  昨天中午,三个尖顶罩棚屋顶原本平整的屋角已被翻起,堆满了砖块,横梁处放置了几个铁桶。几名工人手持长杆,在屋顶来回走动。到了下午,十几个工人出现在加盖的罩棚屋顶上,几道屋脊被逐一拆去。  本山传媒集团外宣吕先生昨天在接受采访时称,拆除是从前天开始的,这两天一直在进行。至于拆除原因,吕先生表示,16日开业后原本是想将罩棚保留到30日,但因媒体曝光了曾一智对于晋翼会馆的举报,称罩棚对建筑风貌有一些破坏,因此决定提前予以拆除,集团对于拆除的时间表有一个安排,但是他对施工方面的情况并不了解,不知拆除何时能够完成,“声明上都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施工情况还得根据难度或者一些其他的情况,具体情况还得具体操作,实在是没法再进行了解。”  此次拆除是针对罩棚,还是连晋翼会馆内部的游泳池和其他改造一起恢复原貌,吕先生先是表示,工作人员都很忙,拆除工作正在紧张进行,没有时间接待,后又表示自己对施工方面的情况都不了解,只能先跟集团其他部门了解后再予以答复。截至发稿,本山传媒集团未对上述问题做出后续回应。  -疑问  刘老根会馆被指损坏文物一事,截至昨天,有关部门没有实质性回应。曾承诺介入调查的北京市文物局昨天表示,根据属地管理,事件归东城区文委负责,所以未就任何问题进行回应。向东城区文委发出采访提纲,但截至昨天发稿时无任何回应。  此时拆除涉嫌毁灭证据?  根据《文物保护工程管理办法》文物保护工程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全面地保存、延续文物的真实历史信息和价值;按照国际、国内公认的准则,保护文物本体及与之相关的历史、人文和自然环境。 但挖游泳池、挖墙、新建屋顶被东城区文委称为“内部装饰”。[1][2]下一页这一行为是否按照文保规定经过审批?前天,向东城区文委进行采访,但至昨天发稿时仍未获回复。  此外,本山传媒称罩棚是临时建筑,供开业接待使用,计划保留两周左右。对此,曾一智质疑:如果搭建罩棚,为何要把原建筑拆除?根据举报人此前的照片,原建筑的砖墙位置是通透的木结构。这又作何解释?  对于本山集团开拆罩棚, 曾一智认为,市级文物行政管理部门已经认可举报是实事求是的,下一步则要看文物行政管理部门的依法行政。此案还在调查处理期间,作为被举报人的本山传媒集团此时将“罩棚”拆除,涉嫌毁灭证据。文物行政管理部门尚未依据调查结果和相关法规责令其整改,被举报人有权擅自拆除吗?  疑问1  晋翼会馆产权归属谁?  疑问2  根据文物保护法,国有不可移动文物不得转让、抵押。建立博物馆、保管所或辟为参观游览场所的国有文物保护单位,不得作为企业资产经营;非国有不可移动文物转让、抵押或者改变用途的,应当根据其级别报相应的文物行政部门备案;由当地政府出资帮助修缮的,应报文物行政部门批准。但多方采访发现,晋翼会馆的所有权尚不明晰。  刘老根会馆的招商单位,北京天街置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田耘称,刘老根会馆的确是从天街置业手中承租晋翼会馆的,公司拥有会馆出租权,但他并不承认公司对晋翼会馆拥有产权,表示“产权关系和出租权之间没有关系,不是说非要有它的产权才能出租。产权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的,我没法直接来回答这个问题。”  田耘说,天街置业既然招商,肯定对刘老根会馆有一个管理权,但要依据合同条款,明确了双方行为的权利、义务和,“你租房子肯定得保护房子。”当问到刘老根会馆对晋翼会馆的改建是否进行报批、向谁报批,田耘并未正面回答,“这个跟我不一定有合同关系,要看合同条款的具体约定。”  对在晋翼会馆内建游泳池、加盖罩棚等行为,田耘表示这些问题已超出了他的权限,以本山传媒声明为准。  此前,向前门大街管委会咨询会馆产权归属,一刘姓工作人员称,管委会葛主任和其他所有工作人员都对此事不了解,要求留下采访提纲,了解后给予答复。昨天再次致电管委会仍未获得回复。  谁来保护举报人的安全?  疑问3  曾一智早在8月初就进行了举报。她称,区级文物行政管理部门如果依法行政,本可以在其开业前及时制止。遗憾的是,不仅没有依法叫停这一工程,反而将举报人信息透露给被举报人。  曾一智在博客中称,她已在8月9日向东城区文委打声明:  一、必须保障我的人身安全,如果出了意外东城区文委要承担法律。  二、必须告诉我,是谁把我出卖给被举报人的?  晋翼会馆  简介  晋翼会馆,位于北京小江胡同30号。始建于1733年,由山西翼城人士出资建造。2004年,晋翼会馆被列入原崇文区文物普查登记项目单位,并对社会公布。  本版采写  本报 聂宽冕 张然

前一页[1][2]

剪板机刀片
常用健身器材
污泥烘干设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