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阜阳信息港 > 历史

我能看见战斗力 六百六十四章:终战(22)

发布时间:2019-12-05 06:40:18

我能看见战斗力 六百六十四章:终战(22)

新城市政厅内,少族长弥申正带着自家的班底处理着政事。

突然一阵地动山摇后,整个新城突然喧闹起来,自新城迁徙南岭之后,这样的骚乱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再出现过了,弥申皱眉对身边的武宗道道:“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不多时,武宗家臣回来禀报道:“少族长,是因为近来南岭肉食短缺,我们削减了肉类在新城中的粮食配比,几个世家正在市政厅外讨要说法。”

“说法?”弥申嘴角噙着冷笑道:“转告翟君,让他将这些人给安抚好了,如果午时他们还未散去,杀无赦!”

新城的价值已被弥氏榨取的一干二净,眼下留在此处的不过是些奴隶仆从罢了,若不是看在南岭苦力短缺的份上,他都想将这批人留在西陵,任凭其自生自灭。

毕竟得到七大望族与西陵各个小族的投效后,长老会对待新城的态度早已有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市政厅外

人群中那个被唤做翟君的男子上前一步,涩声道:“裴大人,新城部众亦是南岭领民,相比于其他后来者,我们更是完成了南岭六成以上的屋房建设,我们所求的不过是一些果腹之物,这要求真的过分么?”

为何会有骚乱,因为同样是居住南岭,其余人便可以领到足用的粮食兽肉,而呈州这群难民却连基本的保障都没有,需要按工换粮,这他们也就忍了,可没想到弥氏越加过分,粮食的配额中灵食、兽肉的占比越来越小,却也不见用新粮补足,新城居民多是武者,这样下去便是在逼他们放弃武道。

裴姓武宗看了眼满脸悲伤的年轻人,叹了口气道:“翟君,少族长说了,要你将人都带回去,若是正午时他们还敢聚集在市政厅外,勿谓言之不预。”

听到弥申的态度,聚集在外的新城众人哗然一片,只觉得一阵晕眩。

“呵,何用午时。”翟君惨然一笑:“我呈州同胞为弥氏当牛做马,你却连一点果腹的粮食都不肯拿出,这样的日子,我们过够了!”

“翟君,注意你的态度!”想不到一向顺从的年轻会如此激烈,裴姓武宗眉眼中满满的寒意:“若某家听得不错,你可是要违抗少族长的命令?”

“我呈州人,再也不要挨饿!”翟君周身沸腾的灵力清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而升腾而起的十数条烈焰蛟龙,更是让裴姓武宗目眦欲裂。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听闻弥氏在北山吃了败仗,就连护卫在弥申边上的三位武宗都只剩你一个,现在动手,谁能拦我?”翟君挺直了身形,眉眼中有一股别样的味道,令人不寒而栗。

十余条烈焰蛟龙刚刚装上裴姓武宗的护身罡气,又是数十条炎龙从四周升起,而这一次的攻击目标,赫然是市政厅!

谁都不曾想到骚乱变成了暴动,更没想到众人以为没有价值的新城中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修为不凡的蜕凡武者,只是这一波突袭,真正将弥申打蒙了。

在南岭腹地发动暴乱,这怎么看都像是一场十死无生的愚蠢行动,而这批新城武者好像根本意识不到这一点,轰塌市政厅后见人就杀,那冲天的暴虐与杀气令人难以相信这是几个月来南岭温驯的工人。

坍塌的市政厅废墟中站起很多蜕凡境的武者,但更多的幕僚与管事却被压在废墟下动弹不得,弥申炸开压在头顶的碎石破土而出,看着乱成一片的新城无比愤怒。

随手杀死了几个扑上来的呈州武者,弥申对上了翟君的眼睛。

“翟君,这便是你对本公子仁慈的回报么?”公子申眼中满是怒火,犹记得当时弥氏想要抛下新城,翟君是如何跪在自己身前苦苦哀求,而现在这个家伙,居然掀起了一场暴乱。

这种被辜负的感觉让弥申心中的恨意直冲天灵,寒声道:“你完了,新城的人会因为你的愚蠢,统统死去,而你新婚的妻子,襁褓中的孩子,也会因为你受尽折磨。”

翟君背负双手,踏着熊熊燃烧的岩石,一步便是三五丈的距离,几个闪身便来在弥申身前站定,居高临下的望着狼狈的公子申,淡笑道:“先重新认识一下。”

说话间,翟君脸上的肌肉一阵摇晃,颧骨变高,鼻梁变挺原本细薄的嘴唇也变得厚,短短几个呼吸,容貌完全变化。

而看着翟君变化的模样,弥申脸上再不见一丝愤怒,只剩冰寒:“你是唐耀,所以这场暴动,根本就是早有预谋?”

如坠冰窟的弥申不由得仔细开始回想,翟君明明是宝船从呈州带回来的难民,更是个深受爱戴的难民头领,现在怎么就变成了唐氏宗学的会首唐耀,而且这种易容术更是闻所未闻,他不由的想知道还有多少人已经不露痕迹的混入了南岭。

得赶紧将这个消息禀报族里,弥申眉头紧皱,打量了下四周的混乱,想找到突破的方位。

“别看了,你哪都去不了。”唐耀背负双手

,轻笑道:“陪我别山院走一趟吧。”

“就凭你?”弥申观察四周,眼下只有正面击败唐耀,然后才有逃走的可能,毕竟眼前的可是唐氏宗学的会首,不由他放松警惕。

只是弥申却忘记了,这是一处混乱的战场,并不是两人对放的擂台,这种争分夺秒的情况下,唐耀又怎么会和他一对一的交手呢。

“风之岚!”

两道由排风掌力组成的巨型风刃分成上下两路从背后朝着弥申袭去,虽然弥申已在时间激活了身上灵甲,却还是被两道合击生生斩成了重伤,就连那件上品灵甲也被击碎,昏迷了过去。

唐耀看着昏迷不醒的弥申,对着从远处走到废墟中央的几个族人,皱眉道:“你们来的太慢了,东西都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兽车就停在新城南面,随时可以出发!”

“好,接下来你们需要让这场暴动闹得越大越好,至少为我争取半日的时间!”

河北省磁县人民医院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陈伟
滨州癫痫病医院费用
甘肃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
泸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