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阜阳信息港 > 历史

海蓝小小说花花姐姐的长辫子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33:26

花花姐姐的长辫子    在“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的年月里,从城里插队的花花姐便成了村里的那个姑娘。    花花姐留有两条又黑又粗又长的大辫子,长到膝盖下,每次洗头姐妹们都要站在一个大凳子上从上往下倒水帮她冲洗,否则那头都洗不净。    头发美丽与否也是无所谓的事,虽然花花姐对他的辫子情有独钟,貌似也没有谈恋爱的迹向,跟农民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么漂亮的辫子没显出一点儿亮点,反倒带来了不少麻烦。    一天早上,知青组长小丫打好洗脸水叫大家起床,只听得一声凄惨的叫,整个房间乱作一团。小丫组长冲进卧室(权称卧室吧),只见花花姐一头瀑布似的头发和高粱箔子纠结在一起扯也扯不开,痛得她呜哇乱叫唤,胆小的姑娘把头蒙在被子里“筛糠”,胆大的姑娘也瞪起惊恐的眼睛。小丫组长把大家叫起来一起动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头发从高粱箔子上捋出来,扯碎的头发就有一大堆,不仅如此,还拽出了花花姐不少金贵的眼泪。    说来这也算是小事,“大辫子”的潜在危险多了去了。大家往地里送粪,老农一个扬鞭,就让花花姐演绎了“头悬梁,锥刺股”的惊险片断;割麦子时辫子总是跟镰刀打架,常常练起鹰蛇功;要命的还是那一次,花花姐跑去开队里的手扶拖拉机,机器一振动盘在头上的头发滑落下来,不知不觉中搅入转动的机器里,好在那司机眼明手快关了发动机,否则花花姐真没准就要人头落地了。    “花花姐,把你的大辫子剪了吧!”小丫组长试探地问。    “我才不剪呢,要剪你剪!”花花姐并未正面回答是否舍得剪掉那个留了十几年的大辫子。    “好恶毒的花花姐姐!”小丫组长也没再追问,只是诡秘地一笑。    一天,小丫组长趁花花姐熟睡时,拿起一把锋利的剪刀“喀喀嚓嚓”,一条辫子与脑袋分了家。小丫突然感到手里的辫子变成了一条长长的“蛇”,她惊恐万状,“啪”的一声将长“蛇”甩到了门口,恰好甩在刚要进屋的另一个姐妹的脚下,吓得她惊呼起来。此时,花花姐也从睡梦中醒了,半晌无语。几个女孩儿抱作一团齐声痛哭,为莫名的惊悸和那条令人惋惜的辫子。 共 83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囊肿的临床表现和并发症
昆明好的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癫痫发病后会有哪些症状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