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阜阳信息港 > 教育

二十壹世纪嘚开幕式仩刺猬嘚時代

发布时间:2019-06-13 12:29:35

二十一世纪的开幕式[上]:刺猬的时代

>   二十一世纪的开幕式

开幕式——总是一个承担着人民心理期待的的总演示,一种预示未来精彩进程的首演。在这个二十一世纪时代的大门里,新的世纪开始围绕着一个新的主线,从时间的小丑手里拉开了这个预示未来五光十色的帷幕。在这个伟大的历史始幕的时刻,美国是个刺猬,而中国是条披着羊皮的龙。

二十一世纪开幕,是个以“中美矛盾”为主线的盛大表演,他们相互对立,又相互依存。美国迫于国家体制后面资本主义财团的利益,时刻不忘把中国树立成一个“可以控制的敌人”,针对中国的打击和镇压,颠覆开始全方位展开;而中国同时作出了相应的世纪布局,用20年的政治退缩,瞒天过海,赢得了参与新世纪重新制定规则权力的地位:重新架构“民主体系”;中国文化再次开始悄然遍布全球;政治和经济体系在东亚,南亚,非洲开始发酵;商品从低端到高端全面冲击西方,新世纪的开幕,中国的崛起来得汹涌澎湃。

上篇:刺猬的时代

由于资本主义本身存在的“追逐利益化”本性,是个优点同时也是个先天性的缺陷。其中它本身就孕育着“内部动乱”和“贪婪,扩张”的本性。资本主义几百年来的演变,大家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在资本主义世界里,除了仅能容许存在一个“The one”之外,没有第二,也没有第三——要么你就进入我的体系,要么,你就是我的敌人,就算你不是敌人,我也要完全掌控住你,掌控的办法就很多了——比如大家看一下,现在的荷兰,奥地利,葡萄牙,就算是英国法国,还有那个国家可以逃离美国的影响吗,还有那个国家能过回光返照的再爬上西方极乐世界的?(欧洲一体化?说得再极端一点,假如,没有我们现在的这个二十一世纪中国崛起的事实和现状的存在——那么欧洲现在的那“三架马车”也就照样只能是美国的玩物)。

前面所说的资本主义会导致一个问题:那就是在社会体制内部的高层建筑体系本身的存在是为了追逐“私利化”,在面对摆在面前的“诱饵”的时候,他们会首先自己人吞掉自己人(不管是蛇吞大象,还是鲸吞海鱼),都会朝着剩下几个“寡头孤人”的方向出发。在这个方向的前面阶段整个经济看似欣欣向荣,但都会出现“期望值耗尽,寡头消亡”的下场。这就是西方丛林文化和自然本身关于多样性演化的体系之间的巨大矛盾。这种矛盾导致的下场是,自然规则发生作用,强制“丛林的毁灭和再造”。

(看看在西方文化中诞生出来的西医和西药,他们的的同一根本性哲学都是“费力的寻找一种可以一致的治病标准”,结果——抗生素泛滥,统一的治病用药标准反而导致了混乱和茫茫:人类体制退化,男性能力严重后退。

而中国为代表的东方文化所诞生出来的中医药文化呢——讲究用药治病随每个人体质不同而不同,随时刻,血气,四季而变化。因人而异,药引忌讳—— 一句话:那就是穷究自然之奥妙,搜寻天人和谐之真谛。从这里来看,反中医的人就是违反中国人民5000年来追求自然和谐的努力和成果,这注定他们是会失败的),

那么此时主要的问题就是:什么时候,谁来投递这个引起西方体系“动乱”的“诱饵”?夏娃的苹果来自于蛇的引导。这就是文化中西方对东方的特殊畏惧,就是为什么西方骨子里似乎一直带有莫名的“东方恐惧症”的缘由。(恐惧的另一面就是“极度的自我肯定化”,这和现在的美国非常相像)。

美国是强大的,他的本国移民性特征导致的文化多样化,在很大程度上掩盖了资本主义本身的“自我鲸吞”的现象。在经历过好几次“沉重打击的经济危机之后”,就算是再懵的人也会意识到自身的缺陷,而后美国进行了一系列的“社会主义式的国家调控”之后,修修补补之间,算是延长和拖后了这个“毁灭和再造”的规律的循环时间。

那么此时美国国策就会是:强化移民对国家的道德认同,收买人民爱国,控制和输出暴力阶层。将全世界绑在自己的身前,自己独荣,一损却是俱损。说白了,攫取世界利益为己用(弥补自己制度的先天性缺陷),同时用整个世界来为自己的“失败”买账。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美国人是不得不重心考虑的,那就是对于移民式的国家来说,其建立在道德上的国家认同度是非常低的,这样,一旦发生大规模战争和动乱,那么在“没有实质利益可提供用来收买人民爱国”的时候,衰落和分解就不可避免。——不过,历史总是偏向于当时而言的 “”。在此时,苏联的存在确实在很大程度上激起了美国人(甚至是整个西方资本主义体系)重归“国家和体制的认同”。其后在经历过二战和其后一系列对外战争之后,美国似乎摸索到了一种“提升国家认同度”,控制有反叛攻击力的年轻阶层,而同时又不危害自身发展的模式:那就是对外输出战争。

这和中国古代通过科举考试来“笼络和控制住有反叛性格阶层的年轻人”类比是有点相似的。那么美国的对外不停的输出战争,实际上也就是在达到自己其他目的的同时又“牢牢控制和释放了那些造反的力量”,不过美国是通过把他们释放在别的国家的暴力方式,而不是“收拢在家”的平和手段。从这个方面来看,——老美的方式,短期来看是很高明,长期看必将遭受外界反压爆发的一天。但这却也是他的无奈,美国文化并没有达到自我约束,追求天人合一的高度,相反在一个“美式民主”的核心观中,这是体现他们资本主功利性的选择。

把上面的归结出来那就是,美国人从二战结束之后起就一直在处心积虑做的事就是两件:

1,找个敌人,把他妖魔化,没有就“想象出一个”,甚至是自己制造出一个。(利用外界的“强大假想敌”的存在,促进内部“镇压下团结”的合理化,以时刻营造出一个这个世界离不开美国的假想,增加本国年轻移民人对美国国家体制的自豪和认同,同时又是可保持住一个或多个“反叛年轻人的发泄”渠道。)这一招非常的高明。从朝鲜到越南,南联盟,阿富汗到伊拉克,再到古巴,无非美国一直以来做的就是“立,打,再立,再打…”。可怜被人玩了一生的老萨。相比而言比较早觉醒的就是拉登。

2, 就是在如何尽量的使自己脆弱的的国家体系远离外界的冲击?

这时他们要完成这事有必须有两个前提:

一,掌握住西方乃至全世界的话语权(这个作用在近来定义“恐怖国家”的时候,作用 凸显,表明美国确有先见)。而要做到这个,就必须向全世界传播强殖源自西方的“思维和思考”方式,的办法就是“英语推广”和“文化入侵”。要紧的事就是如何“丑化,颠覆和削弱来自东方的文明和体系的力量”。这样一来,“美国中情局十诫”也就可以“理解”,中国近年来的各种“文化丑化和颠覆”事件也就可以理解(形势是严峻的:千年武圣岳飞被打压,秦脍居然要站起来,雷锋被丑化,孔子被人攻击,红色经典被删除,甚至是国家图腾也有人提出来改等),很多时候,我们必须认识到,被西方强势宣传“洗掉脑”的人中,很大一部分是不知道自己在跳着美国“指挥下的舞蹈”的(这类人,我们必须是以教育,交流,拯救为主,以增强其民族和国家认同,以多拯救一个自己的同胞为己任)。而在其中有一部分是铁杆“汉奸”,比如台湾,西藏的某一些垃圾,以及现实中某一些败类。这类人必须被“再改造”,至于怎么处理和改造,中国传统文化有的是例子和榜样。

二,使自己的国家与“外界”的诱因有效的隔离。(这就是为什么如此强大的美国却那么忌讳一个小小古巴的存在)。

为了进一步达到掩饰这个战略目的,美国就必须向外界保持住自己的“强势”,保持住自己庞大的地盘上“霸主”地位,对外不断用兵。同时用兵必须有一个美好的“口号”引导——这就是“民主拯救世界”乱遍全球的缘由。在这“精神”的引导下,“喜欢叛乱”的青年们把他们对国家都不满发泄在对外征战上,在被打死,打残,打掉反叛的锐气之后回国,此时就是一个“秋天霜过后的茄子”,在毒品和性的麻醉下度过残生。而此时,美国政权背后的大资产阶级财团就会有稍稍的松一口气。同时,是在此类思维的引导下——美国是非常忌讳自身周边存在“动乱思想源”等不可控变数的,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一直叫着人权之上,一边又暗杀卡斯特罗400多次的原因。也是为什么美国不惜为了消除“古巴导弹危机” 甚至愿意和全世界打核大战的原因。

在这种缘由下,渐渐美国在全世界形成了——以拉美作为后院,以美国目前在全球范围内的六个战区司令部为前堡(——非洲司令部,北方司令部、太平洋司令部、中央司令部、欧洲司令部和南方司令部),以英国和日本作为牵制,打压欧洲,亚洲一体化的全球布局。(注意:非洲大陆司令部是美国刚刚成立的,是拉姆斯菲尔德下台前为对抗中国的非洲计划,而对美军全球部署全面洗牌的一个大动作;同时也为其国务院和中央情报局人员在非洲对抗中国的活动中提供了一个平台。这意味着,美国在非洲的战略决策正在发生重大转变,牵制中国的意味十分浓厚。)这个布局非常具有霸气,但这无非是为了掩饰他的核心的脆弱。

说到新世纪的开幕式,我们没有忘记9.11的意义,这算是对美国的一次冲击,但是总的来说可以再深入探讨主要是在两个方面:1,这个冲击的程度不够;2,这个冲击的性质稍微有点不正统。(这个就算是9.11拉登所作的伟大贡献吧,其实还说不定是拉登大叔背黑锅)。

大家可别小看了9.11贡献出来的以上两点:他们从质(性质)和量(程度)上分别给出来美国社会的动乱系数的参照。这种对美国本土的“观察实验”不是我们国家或者世界上其他国家暂时能够动手进行的,也就是“恐怖分子们”有这个胆量和勇气,从这个角度上看,其实我认为应该将他们和全球五大国并列为地球强大势力之一,而溯本追源,其实其中90%以上的恐怖活动都“应归功于老美,及其为代表的西方体系”。

大家若是不太清楚这个意义,那么想一想在美国主导下的中国89动乱所提供给全??,让大家思考一个问题:如果sars是突然在美国举国发生,那么强势的美利坚有可能做得比我们中华帝国还好吗?——借用“新奥尔良水灾”参照系,将结果×1万倍应该就差不多了。

从这里我们也可以进一步思考,我们应该做什么事情来不断打击和蚕食美国本来就不那么强势的“国民国家认同感”?现在而言,就算是美国和中国对攻,互相颠覆对手的“国认同观”,那么崩溃的肯定是老美!在东方中华文化中有“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规律,这是因为我们是建立在一个“牢固的强烈国家统一认同”的文化载体上的(这里要感谢中华的炎黄二帝,感谢孔庄,老孟,春秋百家,感谢各位强势有作为的帝王,感谢cctv,mtv(广告))。

而美国200多年的文化,是移民集合大成,他们并没有这种“分合”规律存在的文化基础,相反,他们的统一认同并没有想象中的强,以至他们不得不保留外部强大的攻击性。(这就像是刺猬的本质)。其实,我们也可以反过来向美国宣传“个性化自由和民主”,宣扬美国人民的人权高于美国国家主权——这不是开玩笑,这是动乱美国的手段之一。

正是如此美国为了防止此类事故的出现,基本上是把风险和其他一些“牺牲品”放在了本国国土之外,美国是把六个战区司令部中的四个放在外国(基本上是全球分布)的国家,其狂妄的同时,却也展现出了他的“弱小”和上述其一再避免的战略性刺猬本质的“弱点”。

重庆脑瘫医院
Reiter综合症
科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