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阜阳信息港 > 时尚

塑料袋禁令下的机遇

发布时间:2019-05-22 10:35:45

塑料袋禁令下的机遇

生意社02月25日讯

刚刚过去的鼠年春节,对古庄头的村民来说,喜庆之余多了几分忧虑。节前,国务院出台禁令,要求6月1日起,禁止生产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超薄塑料袋…… 全村有千余户人家,塑料袋生产是该村支柱型的经济来源,北京、天津、河北等地集贸市场和超市用的塑料袋很大一部分是从这个村子运出去的。村里多数人做着两手准备:要么将厂子升级,生产厚度达到标准的塑料袋或者干脆转产;要么等着超薄塑料袋仍然让卖的转机出现。而有关业内人士更愿意将此次国务院的禁令看做是对整个雄县塑料行业发展的一个突破升级的机会。因为随着国家标准的强制执行,塑料包装的卫生质量和回收再利用程度都将得到提升。 古庄头的两种心态 几台机器发出的轰轰声扰乱了节日里村庄的宁静。 这是河北省雄县县城城西不远十公里一个叫做古庄头的村子,不需要通过广告牌或文字,单从空气里弥散的塑料气味就能够判断出这个村子聚集了不少塑料生产厂家。 刚刚过去的鼠年春节,对古庄头的村民来说,喜庆之余多了几分忧虑。节前,国务院出台禁令,要求6月1日起,禁止生产、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超薄塑料袋…… 全村有千余户人家,塑料袋生产是该村的支柱型经济来源,北京、天津、河北等地集贸市场和超市用的塑料袋很大一部分是从这个村子运出去的。为了保证村里人的生意,村里的用电是一天都不敢停,一年下来,一个村的用电量超过了一个普通乡的用电总量。 但这道禁令使郭广成此前成交的一笔11吨塑料袋的买卖泡汤了,“北京那边的提货商害怕检查,把货退了回来,要求重新加工,将塑料袋加厚。就这一下,4万块钱就赔出去了。” “超薄塑料袋禁了,厚塑料袋要不让免费用,之前联系好的客户都得黄了。”郭广成道。村里的领导认为,今后超薄塑料袋禁止生产了,即便厚度达到标准的塑料袋可以生产,由于需要收费,需求也将减少,生产量必然降低。如此一来,将给单一依靠其作为经济来源的古庄头村带来很大影响。 在古庄头,两台吹塑机、一台注塑机、一台分切机再加上几个工人,自家院里的两间空房就能组合成一家小作坊。 “这是给石家庄一个超市印的袋子。”坐在切割机旁的女孩指着塑料袋上的字样告诉,女孩笑着对说:“今后要怎么样,老板也没交代,干一天是一天呗。”女孩现在每个月能赚1000块钱,但是,男工的工资变化让女孩有些担心。 年前一个人看两台吹膜机,一天工作12个小时,每月能有1500元的工资,如今已经下调到了1200元了,“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调”,女孩说。 不过与此悲观的判断相左,走访的几家小企业并没有过多地在意国务院的“封杀令”,“1999年,北京、深圳、石家庄就不让用超薄塑料袋了,走一步看一步,只要有需求,我们就还生产。”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主如此表示。 不少人也做了两手准备,“要么将厂子升级,生产厚度达到标准的塑料袋,或者生产服装袋之类的产品;要么就等着,只要市场对薄塑料袋还有需求,总要有人生产”。 长远眼光与短期效益 其实,古庄头只是整个雄县经济的一个缩影。据了解,雄县包装印刷企业在华北、东北、西北等全国各大中城市包装印刷市场颇具影响,每年有100万吨的塑料原料吞吐能力,2006年年产值60亿元,占全县GDP的46%,年利税8.2亿元。雄县因此也被称为“北方包装印刷产业门户”。而塑料行业一直是雄县的一个支柱产业。 和此次限制塑料袋生产和使用相比,国家针对塑料袋包装此前已经出台新规,要求从今年1月1日起食品包装开始实行市场准入制,凡食品用塑料袋必须标注“食品用”字样,并且必须有国家质检总局统一颁发的QS食品质量安全许可标志及编号。生产企业如果没有通过“QS”质量安全认证,将禁止生产或责令“下岗”。 相比之下,这一禁令波及的更多是稍具规模的企业。作为华北地区塑料生产的门户,雄县全县在册的塑料软包装企业已经达到2700家,从业人员2万人,年产值59亿元,利税5.2亿元。 雄县地税局一位老领导初步分析,“限塑令”对雄县税收和当地税收将产生不小的影响。据了解,作为超薄塑料袋专业生产集中的龙湾乡一年的利税达到了500万元。对于预期的负面影响,上述地税官员表示县里正在关注受到影响的一些小企业,并呼吁相关检查可以宽松一下,使当地经济不会因此受到太大影响。但从长远来看,企业只有根据市场的需要自行调整结构,才能摆脱被淘汰的命运。 从短期来看,将超薄塑料袋加厚以争取够到国标的下线是避免一些小企业被淘汰的简单办法。因为生产塑料购物袋的工艺较为简单,一般是将塑料粒子原料通过加热挤出,吹塑成塑料薄膜,然后由制袋机裁割成相应规格即可。超薄塑料购物袋和普通塑料购物袋的生产工艺基本相同,生产企业只需对生产工艺稍做调整即可生产普通塑料购物袋。而设备及生产员工等生产情况基本没有改变,无需更多投资,只是原料成本略微增加,“但是随着以后对环保的重视,普通塑料袋的生存空间也会减小”。专家分析道。 根据国家标准委近日出台的塑料袋国标征求意见稿,今后塑料袋都将印上生产厂家的信息以及环保口号等,仅仅为了附合这一项新要求,龙达近就耗资40万元增置了4个喷码机。“有条件的上来了,没条件的就被市场自动淘汰。” 塞翁失马 焉知非福 与一些小企业预备打游击战的态度不同,雄县塑纸包装印刷协会会长周锁成更愿意将此次国务院的禁令看做是对整个雄县塑料行业发展的一个突破升级的机会。 干了40多年塑料包装的周锁成见证了雄县的发展。他在1984年购置的全县台凹印机引领了雄县塑料包装的新发展。“国家的政策出来,可以逼迫着雄县的塑料包装行业向前发展,厂房、技术设备等都需要随其进一步升级。”周锁成表示。 一些规模较大的塑料生产企业对限塑更是早有心理准备。采访中接触到的几位规模较大的企业负责人告诉,禁止生产超薄塑料袋,对那些小作坊式的小型塑料生产企业肯定是个很大的打击,而且在政策打击下可能会被逐渐清洗出去,“少了这些弱小产能在价格上的竞争,整个行业会更加健康,对正规生产企业来说,这是个好消息”。 上述地税官员回忆说,这次就像前些年雄县的电缆制造业,国家标准出台之前,下去检查的时候,一些企业应付事儿,将电缆弄得两头粗中间细。国家标准严格后,逼迫着这些企业提高生产质量,之前20%的含胶量普遍提高到了40%,一些不合格的企业自动淘汰出局了。 据了解,目前我国塑料包装行业的许多小企业存在设备简陋、原材料进厂不验收、产品出厂不检验等情况。部分企业为了获取利润,违规使用“回料”进行二次加工,生产食品用包装容器。此前,在检查中曾发现,市面上出售的低价超薄型塑料袋,原料大多是工业废料、塑料垃圾回收料,甚至是医用输液管等废弃物品合成的。 随着国家标准的强制执行,塑料包装的卫生质量和再回收利用程度都将提升。 塑料袋仍难被完全替代 雄县的塑料包装行业兴起于上世纪60年代,企业单体规模和总量在80年代一度处于省、市先进水平。全县每年消耗聚乙烯30万吨,塑料再生颗粒10万吨,塑料颗粒外销近10万吨。 在龙达包装材料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看到印刷机上正赶制出口日本的大米包装,分切机上,工人们正在给中南海香烟的简易塑料包装打捆。在公司花费500万元引进的德国进口吹塑机上,在加油铝膜的包装外膜,为了保证工期,即便是节假日,工人们也没有休息。 虽然上世纪80年代的创业时代是县里的行业领军人物,但如今更多的企业将周锁成赶超,不过他仍然相信塑料包装行业目前还是个朝阳产业,作为协会的会长,他在面对国家调整时,多了几分坦然。 分析认为,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生活方式、饮食结构的变化,发达国家商品粮小包装的比重提高,达到80%左右,我国是粮食生产大国,如果粮食小包装的比例达到发达国家水平,还需要大幅增加各种塑料包装材料的品质和质量。此外,食品、饮料、药品、洗涤用品、化妆品等行业的迅速发展也会使复合膜、包装膜、周转箱等塑料包装制品的需求量快速增加。 虽然目前纸袋、布袋代替塑料袋的呼声很高,也有一些企业盯准了如此产品,但是周锁成仍然认为,塑料袋产业不能被完全替代。 中国塑协塑料再生利用专业委员会副会长董金狮认为,塑料包装不但价格便宜,而且具有材料质轻、透明、强度大、防水、防油等特性,这些是纸袋和布袋所不具备的。而有人认为塑料与环保是对立的这种观点也是错误的。周锁成告诉,目前主要的问题就是塑料回收。塑料的回收利用率很高,再生塑料比再生纸的能耗要低30%。这需要建立良好的回收机制。

胰蛋白酶溶液的作用
暧昧高手正文第九十八章真正的情妇
阔太黎瑞恩承认离婚 分千万独力养大子女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