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阜阳信息港 > 网络

云水玉笛声声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8:32:39

(一)水岸公寓后花园  “晨雾弥蒙依稀,竹林掩映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人家。抒情的行板,热情的小快板。主题在压缩的音调中,更能让人感受到旋律是如此的婉转动听,真是耐人寻味。不过呢……”韩雨烟突然住了口不说了。  “不过什么?”疑惑的目光扫过来,定格在韩雨烟姣好的面容上。  “不过不是凤鸣玉笛演奏的,没有发挥出来叠音、颤音、打音的技巧,自然就欠缺了一种天籁神韵,也就表现不出来真正的江南姑苏风光。”韩雨烟视着那张有些年轻的脸轻声说道。  “哦,雨烟姐姐,没想到你还懂音乐?”竹山惠子把玩着手中的笛子,用很标准的汉语问道。  “略知一二而已。”韩雨烟摘了一片竹叶在鼻子下嗅着回答。  “贵国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我尤其喜欢中国乐器。当然了,我喜欢的还是笛子,有空的话,还请雨烟姐姐多多指教才好。”竹山惠子说完,向雨烟鞠了一躬。  “惠子小姐客气了。指教谈不上,指点一下还是可以的。”韩雨烟马上微笑着回礼。  “嘻嘻,雨烟姐姐过谦了。就凭你刚才那些话,你的音乐才能在我之上。”竹山惠子笑道。  韩雨烟轻笑不语。  “惠子小姐,惠子小姐……”这时候,女仆倩嫂一路喊着一路小跑着奔过来。  “倩嫂,什么事呀?那么急?”竹山惠子轻轻皱了一下眉头问道。  “竹山先生回来了,在客厅等小姐呢!让你快点去,说是给你带了礼物回来。”倩嫂气喘吁吁地回答。  “哦,是么?雨烟姐姐跟我来吧,看看家父又给我带什么礼物来了?”竹山惠子说完,就来牵韩雨烟的手。  韩雨烟微笑着点点头,二人一起离开了花园。    (二)水岸公寓客厅  “呀,这不是传说中的凤鸣玉笛吗?”竹山惠子睁大眼睛惊奇地问道。  “惠子,喜欢吗?这是爸爸送给你的十八岁生日礼物。”竹山完造笑眯眯地说。  “好喜欢呀,刚才雨烟姐姐还说凤鸣玉笛呢……雨烟姐姐,你快来看看,这是不是你说的凤鸣玉笛啊?”竹山惠子将笛子放在韩雨烟的手里问道。  触摸着手中温良如玉的翡翠玉笛,韩雨烟的胸中瞬间升起无法言喻的情绪,一种不可名状的惆怅,夹杂着一丝喜悦,仿佛飘荡在山峦中迷雾一样,若隐若现。她就那样抚摸着,心中似乎也在寻觅着希望着什么。突然,她在笛子尾部果然轻触到一个小小的凹槽,眸子仿佛荒野中烟火跳了一下,继而又恢复了平静。  “雨烟姑娘,你、莫非认识这个翡翠凤鸣玉笛?”竹山完造瞧着她半天不语问道。  “呵呵,不,不认识。但是以前听我的同学说起过。”韩雨烟听到问话,淡淡一笑,连忙否认回答。  “嘻嘻,我还以为你知道呢?”竹山惠子说着,伸手拿回玉笛。  “我是知道,但是不认识呀,也不敢确定究竟是不是传说中那支凤鸣玉笛。”韩雨烟轻声说道。  “哦,是这样啊!”竹山惠子相信了她说的话。  竹山完造这时候,仍然是笑眯眯对女儿说道:“惠子啊,爸爸相信它就是真的凤鸣玉笛。你、要还是不要?”  “当然要啦,这么好的东西,怎会不要呢?我不管它是不是凤鸣,只要是中国的古典乐器我都喜欢。”竹山惠子好像生怕父亲抢走似的,拉着雨烟一溜烟地跑出客厅。    (三)血染的往事,不堪回首  随风摇曳的芦苇优美的炫着舞姿,簇拥着一叶扁舟。韩雨烟一身便装坐在船尾,将一双玉足侵在水里,轻轻划动着。瞧着足下一拨又一波的水纹,眼前慢慢幻化成父母双亲慈爱的面容,她的心里陡然间弥漫了一种忧伤与仇恨的情绪,那情绪仿佛一把钥匙,打开了那个血腥的记忆闸门……  典型的南方小院内,一位漂亮的女孩横吹着笛子,清远悠扬的声音自她的唇边飞出来,时而高亢激昂时而舒缓柔媚,时而又欢快自然有趣。此时此刻,那音那韵,仿佛清清潺潺的溪水从血液间流过,温柔的熨帖着心房。  “真是余音绕梁啊!志庭,咱们的雨烟演奏水平真是越来越厉害了。”韩夫人在丈夫的耳边低语道。  “嗯!是不错。咱们的女儿有这个天赋,应该好好培养她,会成为笛子演奏家的。”韩志庭点头赞许道。  “哎!现在兵荒马乱的,到处都在打仗,成为大家又能怎么样?”韩夫人摇摇头叹息道。  “战争总会结束的,日本侵略者长不了,咱们早晚会把这些东洋强盗赶出中国去……雨烟,累了吧,快过来休息一会儿。”韩志庭向女儿招了招手。  韩雨烟答应一声,蹦蹦跳跳地跑过来,一下子扑进韩志庭怀里。仿佛调皮的小白兔,在父亲怀里蹭来蹭去。  “这孩子,多大了?还在爸爸怀里撒娇。”韩夫人轻笑着嗔了一句。  “妈妈,我更爱您!”韩雨烟闻听母亲之言,知晓妈妈可能是吃醋了,赶紧乖巧地搂着韩夫人的脖颈嗲声嗲气地叫着喊着。  韩夫人满脸笑容,用手指疼爱地轻点着女儿额头:“小坏蛋,小调皮。”  韩志庭这时候,瞧了瞧墙上的挂钟,正欲说话,司机老刘跌跌撞撞地跑进来,口中一叠声叫道:“先生、夫人,不好了,日本人、日本人把咱们公馆围起来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韩志庭闻言心中一沉:坏了,那个混蛋终究还是泄露了机密。他抬头看看夫人和女儿,很快强迫自己镇静下来,走过去拍拍脸色有些苍白的夫人肩头:“夫人,没事,别怕!快带着龙啸和雨烟去暗道离开这里,我去对付那些强盗。”  “不,志庭,要走,我们一起走!”韩夫人满面泪痕地说道。  “夫人啊,你好糊涂,这样的话,我们谁也走不了——你们快走。”韩志庭大声命令着。  “老刘,夫人和小女就拜托你了,快带着她们走!快呀……”韩志庭转头又对着老刘沉声说道。。  “先生保重!”老刘不由分说,拉起韩夫人和小姐就走。  客厅里,韩志庭端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瞪视自己家那个败类韩志超一言不发。  竹山岛雄向韩志超递了个威严的眼色,韩志超只好硬着头皮走到哥哥眼前,低声下气说道:“大哥,那个、那个你就交出龙啸玉笛吧,我的凤鸣都交出去了。哥呀,你就看开点吧,现在是日本人的天下,咱们、咱们斗不过人家的。乖乖地献出宝贝,对咱们有好处。”  韩志庭用鄙视的目光,狠狠盯着那张酷似自己的脸,很快印上了五个鲜红的手印,清脆的巴掌声与后来的枪声在客厅里盘旋回荡了很久很久……  灌木丛里,老刘带着韩夫人和小姐一路奔逃,还是没有甩掉后面追踪的敌人。怎么办?敌人越来越近,都能听见哗啦哗啦拉枪栓的声音。老刘情急之下,连忙将夫人和小姐安置在一个很茂密的灌木丛里,自己亮出身形往相反方向一路狂奔。  “他们在那里,留下一部分人继续搜,剩下的人快去追!”竹山岛雄挥舞着东洋刀大声命令着。  眼看着敌人就搜到她们藏身的灌木丛了,韩夫人紧紧咬着唇猛地站起身,拉着女儿就向山上跑去,后面即刻传来哇哩哇啦的喊叫声和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还有扣动扳机的声音。子弹在她们身后呼啸着,打在树枝树叶上啪啪直响。忽然,韩夫人哎呦一声,扑通跌倒在草丛里。“妈妈,你怎么了,妈妈,你……”韩雨烟大惊失色,蓦地,她身躯一怔,随即也倒了下去……  雨烟醒过来的时候,是在文天扬的家里。她从文大哥口中得知,母亲伤重而亡,悲痛到了极点。以后的日子里,在文天扬精心照顾和耐心说服引导下,韩雨烟才慢慢振作起来。三个月后加入了南方水乡抗日组织,这次是因为执行绝密任务才打入水岸公寓,以竹山惠子中文家教的身份,开展抗日工作。其实,她是为了凤鸣玉笛。那玉笛不仅仅是价值连城那么简单,而是此物关系到一个大秘密。古时候,有一个韩姓诸侯王喜爱收集财宝,为了那些宝贝,他耗费了八年时间建造了一个地下宫殿,专门来存放世间稀有的宝贝。为了防止盗墓贼,他让工匠精心打磨制作了一对钥匙,其中就有这个凤鸣玉笛。还有一个是龙啸玉笛。若要打开宫殿大门,必须是龙啸和凤鸣同时插进特定锁孔,才能开启。凤鸣在弟弟手里,龙啸在哥哥手里,一代一代就这么传下来的,于是就传到了韩雨烟的手里。原本是传男不传女的,但是,韩雨烟是独生女,韩志庭只好传给了自己的女儿。关于这个地下宫殿的秘密,韩志庭并不知道。那么,韩雨烟是怎么知道的呢?原来,当初打造这一对玉笛工匠后人在整理父亲遗物的时候,知道了这个秘密。巧的是,这个后人恰恰就是文天扬。  文天扬,三十二岁,公开身份是水乡某学校的语文教师,暗地里的身份是水乡抗日义勇军驻水城情报站站长。韩雨烟只和他单线联系,地点几乎都是在这芦苇荡。    (四)芦苇荡,小舟  “雨烟,等急了吧?”文天扬驾驶着小船轻轻撞击了几下韩雨烟乘坐的船,笑着问道。  “文大哥,你来了。”韩雨烟从回忆中被惊醒,连忙微笑着打招呼。  “雨烟,说说情况吧!”文天扬将小船靠过去说道。  “文大哥,你知道么?我看见凤鸣了。”韩雨烟兴奋地说。  “啊?是么?这太好了。雨烟,快说说,你在哪里看见它了?”文天扬也是大喜过望。  “在竹山公馆,那笛子我摸过,在尾部确实有一个小小的凹槽。千真万确,它就是凤鸣。”韩雨烟肯定地说。  “好,知道它在哪儿就行。下一步,就是想办法夺回来。”文天扬重重击了一下船板。  “现在恐怕不行。那个惠子的身边有两男一女贴身护卫,他们都是柔道高手。硬来的话,把握不大。再说了,还有其他文物呢。所以,我建议咱们还是智取。”韩雨烟摘了几片苇叶投进河里,摇头说道。  “智取当然是上策。但是,雨烟你知道吗?如今中国的抗战已经转入尾声,日本鬼子投降的日子指日可待。上级指示我们,一定保护好当地文物,不能让咱们的宝物流向国外。关于夺宝行动,这个事情必须抓紧进行,我有个初步的方案,你看行不行?咱们仔细地研究研究。然后,我再请示一下上级。”文天扬低声说道。  于是,两个人就在天然屏障——芦苇的掩护下,轻声细语地谋划了很久很久……    (五)夜,水岸公寓书房地下室  书房下面的地下室,宽敞而幽暗,那些灯镶嵌在墙壁里,打着微弱的光芒。只因为这里存放的都是文物,怕强烈的光,更怕空气。那些坛坛罐罐,还有长短不一的木头箱子,装的都是从中国民间强抢过来的稀世珍品。随随便便拿出一件来,都是价值连城。其实呢,竹山完造是日本考古专家,他以学者身份来中国,就是来搜刮国宝的。此时此刻的竹山完造,一改平常笑眯眯的面孔,厚厚的唇角扯出一抹得意狂妄的神情。他的叔叔,水城宪兵队大佐竹山岛雄坐在一旁,低头寻思着什么,一言不发。竹山完造甚觉奇怪,抬头用日语问道:“叔叔,您在思考什么?”  “完造,你说要尽快将这些文物运回日本?”竹山岛雄问道。  “是呀。难道叔叔您、您不同意?”竹山完造莫名其妙。  “如今帝国军队节节败退,很快就会宣告战败。在这个非常时期,运出这么多文物,不是容易的事啊!”竹山岛雄忧心忡忡地回答。  “现在的水城不还是控制在我们手里吗?叔叔多虑了,我自有办法。”竹山完造眯着一双眼睛,在微弱的灯光映照下,越发显得阴暗狡黠。  “哦?你有什么办法?说来听听。”竹山岛雄抬头问道。  “叔叔,您来看……”竹山完造摊开一幅地图,凑在灯前指点着,这里是水乡,这里是香妃淀码头,这儿呢,是广阔的芦苇……咱们这样办,多弄几条船,记住,只有一条船装的是真文物,其他的船只都是赝品。那些支那人都是傻瓜,他们不懂文物真假,只要赝品做的逼真,他们那帮泥腿子不会看出什么的。”  “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不错不错,你的计划完美无缺!好,就这么办了。”竹山岛雄点头表示同意。  “关于赝品的仿制,我明天就着手去办!然后强迫他们早点完工。”竹山完造低声说道。  “我派一个小队来协助你。还有,别忘了完工以后,将那些工匠们……”竹山岛雄用手在脖颈那么一划,凶狠地做了一个砍头动作。  “是的,一个活口也不能留!”这样的话被竹山完造说的是如此轻描淡写,很随意的样子。可见,对于杀人,他也是司空见惯了。    (六)午后,还是那一片芦苇荡  午后的日光投射在水面上,柔柔的软软的,触摸着缓缓流动的水。韩雨烟坐在船尾,眯着一双好看的眼睛瞧那微风中舞动的芦苇,忽然就有了吟咏诗词的冲动。“水乡芦苇丛,倚舟停靠碧云中。远望,幽思做成空。蒹葭妩媚送,年年时日几相同?若烟,九州风雷动……”一个字的尾音刚刚落下,身后便响起一声喝彩:“好!好一个九州风雷动!好词!”  “呵呵,文大哥,你来了。嘻嘻,我那是胡乱吟的,毫无章法,你可别笑话我。”韩雨烟轻轻笑道。  “哪里,哪里,雨烟姑娘谦虚了。可否文大哥也来一首凑凑趣如何?”文天扬笑着问道。  “当然可以啦!文大哥请!”韩雨烟优雅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碧波幻明澄,芦苇随云踏人生。天涯,荡舟御清风。待到春光盛,与烟双舞小船横。眉扬,江河弹龙凤。”音落,文天扬一双火辣辣的眼睛视着韩雨烟。 共 773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研究院
昆明的治癫痫病医院
羊角疯病哪里治的对照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