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阜阳信息港 > 网络

轻舞刺杀包拯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3:01:45

北宋年间,在开封郊区有一个轻功的拳师,名叫郭申祥,他收有十几个小徒弟,平时就教授徒弟们武功,借以收几个学费勉强度日。  这年天下大旱,庄稼颗粒无收,老百姓们都以能吃饱肚子为荣,来找郭申祥学武的更没几个。正在他愁眉不展的时候,突然接到甲长的通知,让他搬到别处去住,他问怎么了,甲长叹口气说:“西宫娘娘的弟弟刘国舅爷看中了咱们这块儿地,已经花大价钱买下了。”说完递过来几个铜钱。看到自己的房屋只卖了这几个可怜的铜钱,郭申祥有些气恼,“这几个钱还不够椽子钱呢,怎么就是大价钱?”甲长劝他:“收下吧,人家朝里有人,那娘娘还不是人家的亲妹妹?你嫌少,可你想过没有,你这块儿地,包括刘三、王大的都得卖给人家。好了,收下吧!”  郭申祥听甲长说得有理,就忍气吞声地接了钱,跑到更远的郊外搭了一个草棚,整天住在草棚里想法子挣钱填肚子。办法没想到,突然又听到一个消息:他们那块儿地不仅刘国舅看中了,皇上的另一个姓李的妃子的哥哥也看中了,这刘国舅和李国舅为了争地带人打起来了。郭申祥觉得解气,心想:用几个铜钱就买走了我的老房,就该让他们狗咬狗。  虽然解气,但却解决不了肚子问题,郭申祥就托以前的小徒弟们帮忙找个活儿干干,也好挣点吃饭钱。这天晚上,他在城里的小徒弟杨利华突然带着一个身材高大,穿着长袍的年轻人来到他的小草棚。一见面,杨利华就介绍说:“师父,这位是城里的罗老爷,他说能给你找个挣大钱的活。”郭申祥听了,心里一阵惊喜,连忙拱手说道:“啊,罗老爷,在下郭申祥这厢有礼了。”他突然觉得面前的罗老爷有些不同寻常。  这个罗老爷身着长袍,走路斯文,是一个富人打扮,可他身壮肉精,双眼炯炯,分明是一个武人,他找自己有什么事呢?正想着,罗老爷使了个眼色,杨利华便知趣地退到门外,昏暗的小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罗老爷低沉着脸,警惕地扫视了一下四周,压低声音说:“听杨利华说你想找个挣大钱的活儿?”  郭申祥一愣,心想这不是废话吗?忙点点头。罗老爷又问:“我手头有一个活儿,保证你能够挣到大钱。”说完,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郭申祥,观察他的反应。  “什么活?”郭申祥见那人如此小心,猜到一定是什么大事。罗老爷问:“你知道包拯吗?”  包拯?包拯打坐在开封府,据说是一个刚直不阿、不怕天不怕地的青天大老爷,这谁不知道?郭申祥又疑惑地点点头说:“知道,难道阁下的活儿与他有关不成?”  罗老爷绷紧的脸这时才露出一丝笑容,不紧不慢地说:“不错,我们给你找的活儿就是刺杀他,把他干掉!”  啊!郭申祥大吃一惊,仿佛被人重重地从背后打了一拳。他说什么也想不到竟是这样的活儿。那人逼视着他问:“怎么样?”  看这阵势,是不容自己推脱了。这包拯是个为老百姓办事的官儿,自己咋能昧着良心去刺杀他呢?看罗老爷如此神秘,背后一定有更大的靠山,说不定是与包大人有仇的仇家?这可怎么办呢?  昏暗的小屋里一时之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郭申祥的内心却波浪翻滚,久久不能平静。罗老爷仍然瞪着深不见底儿的眼睛看着他,让他心里有些发毛。“想好了吗?事成之后将会有一万两的白银乖乖地跑到你的手上。”  郭申祥狠了狠心,咬了咬牙,艰难地吐出了三个字:“好,我干!”罗老爷听了,脸上再一次浮出了笑容,可在郭申祥眼中,那笑容简直就是架在脖子上的刀子,让人不寒而栗。罗老爷递给他一卷儿纸说:“看仔细了,这是开封府衙地形图,包拯晚上就住在那个标有十字的地方。”说完,叫进杨利华跟郭申祥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其实郭申祥并不是真的想去刺杀包拯,他只是想:既然罗老爷他们一伙的能找到自己作杀手,那是铁了心要杀死包拯。如果自己不答应,那他还会找别的杀手,不如自己先假意答应下来,再找机会给包拯包大人通风报信儿。  随后的几天,郭申祥就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卖烧饼的前往开封府衙,他看到门前兵丁持枪而立,一个个神情肃然,如临大敌。难道包大人已经知道有人要刺杀他?如果是这样倒是一件好事。他看四周没人注意自己,就走过去跟守门儿的兵丁说自己有事儿要见包大人。谁知那兵丁对他说:“包大人正在养病,你有什么事等他好了再说吧!”说罢任郭申祥磨破嘴皮磨坏了牙地垦求也不理不睬。  郭申祥气坏了,心想包大人那么好,怎么他的手下就这样不负责任呢?可埋怨归埋怨,他还是没办法见到包大人。回到家躺在床上,他一边叹气一边想着心事。忽然门口脚步声响,他还没有坐起来,罗老爷便出现在他家的门框里。  两人一见面,罗老爷便抢着说:“郭大侠,那事儿我家主人摧得紧,还望你赶快行事。这是五千两订金。”一摆手,身后十几个黑衣打扮的人抬进了几口箱子,打开箱盖,昏暗的小屋立刻银光闪闪,直逼人眼。  罗老爷也不听郭申祥说什么,合上箱子马上带着那些人走了。看到罗老爷如此神龙见首不见尾,郭申祥突然后怕起来:我怎么这样倒霉,偏偏摊上这样的事?包大人杀不得,可他们又非要我动手不可,这可怎么办呢?  拿出地图,郭申祥看了良久才作出决定:晚上利用轻功进入开封府衙,告诉包大人有人欲对他不利。  冷冷的夜风在树间穿行,月亮在云层后面躲躲闪闪。郭申祥一身夜行人打扮,像燕子似的几个灵巧的起落便跃进了开封府衙。他来到地图上标有十字的地方,隐身在旁边的一颗大树上,往下一看,见那是一排高大巍峨的房子,屋里还亮着灯,一个粗壮的身影清晰地映在窗纸上。他听人说过,包大人虽然是个读书人,但却身高体壮,面目黝黑,是一个武人模样。这一定就是包大人了,他从腰间取出飞刀,把早已写着“包大人小心,有人要行刺你”字样的白纸穿在飞刀上,然后轻轻地下了树。  “有刺客!”突然有人大喊一声,在寂静的夜里立刻传出很远很远。一瞬间,整个开封府衙像炸了锅一般,四面八方都响起了嘈杂的声音:“有刺客!”“抓刺客!”“保护包大人”……  郭申祥吓了一大跳,心想我怎么成了刺客,我是来报信儿的啊!但拿着大刀长枪的兵丁们已经闻声跑了过来,形势不允许他再作解释。当下他右手一抖,那把带着纸条的飞刀带着啸声向包大人的窗户上飞去,“嘣”,不偏不倚地正扎在窗棂上。郭申祥见状,心想大功告成,当下施展轻功,跳上了房顶,几个起落,便消失在冷冷的夜风里。  回到家里,郭申祥想既然给包大人报了信儿,那罗老爷知道后一定不会跟自己善罢甘休的,不如收拾一下远走他乡吧。他连夜收拾好东西,准备天一亮就出发。哪知道天亮后,他一出门就碰见了每天进城卖菜的王大,王大神神秘秘地告诉他:“你知道吗,我进城卖菜,听说昨晚有人行刺包大人,包大人身负重伤,差一点儿连命都保不住了?”说完卖弄似的朝他挤了挤眼睛。  身负重伤?连命都保不住?这不可能吧?自己昨晚只把那把飞刀扎在他的窗棂上,怎么会伤到他呢?“王大哥,你可听清楚了?”郭申祥不相信地问。王大肯定地说:“兄弟,街上卖菜的和买菜的都这么说,恐怕全城人都知道了,我骗你干嘛?这是真的!”  真的?郭申祥好象陷入了迷茫的大海中,几乎失去了理智。他隐隐觉得,自己已经掉入了一个早就织好的阴谋之网中,想逃恐怕已经不可能。是的,肯定是罗老爷陷害自己,可他为什么要陷害自己呢?郭申祥决定不逃了,非要把事情的真相揭开不可。  郭申祥认定了罗老爷是在陷害自己,也就不再奢望他把那剩下的五千两白银送给自己。可他想错了,两天后,罗老爷又领着十几个人抬着装满白银的箱子来到了他的小草棚,“郭大侠,多谢了!”然后又像上次一样,放下箱子就准备走。郭申祥见罗老爷对自己没一点儿敌意,一把拉住他问:“大人,郭某有一事不明!”罗老爷好象知道他要问什么,就说:“其实你不必问,问了我也不会说,但请你放心,我们决不会陷害你,你是安全的。”  “这叫我怎么相信?你们行事云来雾去,让人摸不着头脑,我怎知会不会对我有害?”郭申祥有些迷惑,紧紧地拉住罗老爷,大有不弄清真相决不罢休之势。罗老爷轻轻的挣了挣,郭申祥不禁大吃一惊。  他从罗老爷一挣的动作中感觉到罗老爷内力浑厚,武功修为决不在自己之下。他故作气恼地提高了嗓门说:“同为武林中人,阁下为何欺骗在下呢?你有这么高的武功,为什么不亲自去开封府衙行刺包拯呢?”说着瞪着罗老爷,想从他的脸上找到答案。罗老爷显然被打动了,低头沉思片刻说:“容在下回去禀明主人。”一拱手行了个江湖礼,带着手下人匆匆而去。  第二天,郭申祥怀着一颗忐忑不安地心在家等待着罗老爷给他答案,突然一顶四人小轿无声地停在他的小草棚前。罗老爷随后赶到对他说:“郭大侠,我家主人有请。”郭申祥不知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坐进小轿。  郭申祥只感到晃晃悠悠,耳边有阵阵嘈杂的行人的声音传来,很快,轿子停了下来,轿帘被罗老爷掀开。“郭大侠,里面请。”郭申祥看到前面有一排高大巍峨的房子,似乎在哪儿见过。进了屋,他顿时呆住了。  屋里坐着一个人,似乎就是罗老爷的主人。那人见他进屋,急忙起身相迎,郭申祥看到那人身材高大,面目黝黑,饱满的额头上隐隐有一个弯弯的月芽儿疤痕。这不是包拯包大人吗?郭申祥虽然没有见过包大人,但却听说过。  “郭大侠,请坐!”包拯的一句话这才把郭申祥从呆愣的泥潭中拉出来,他立刻跪倒在地,口里说道:“小人见过包大人。”包大人搀他起来,转身对罗老爷说:“展护卫,上茶!”  什么?罗老爷就是大名鼎鼎的展昭展护卫,怪不得他的武功那么高!  郭申祥结结巴巴地向包大人表明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包大人……你……你为啥叫展护卫找我来……来刺杀你呢?”  包拯长叹一声,显得颇为无奈:“郭大侠有所不知,人在官场身不由己,我也有为难之处啊!”展昭上了茶,立在一旁,这时接口说道:“郭大侠,你知道刘国舅和李国舅争地打架的事吗?”郭申祥说:“我咋不知道,他们争的那块儿地中就有我的一份?”  展昭又说:“他们两家争地,闹到皇上那里,可后台又都是娘娘,皇上不想行得罪两位娘娘中的任何一位,就把这案子交给包大人来审,包大人不愿搅他们那滩浑水,可又不便明推,只好找你来假行刺他,这样我们就对外界宣称包大人身受重伤审不了案子,……”  犹如拨开乌云见青天,郭申祥恍然大悟,心中的诸多疑团应刃而解,可他总觉得包大人这样做过于圆滑,他不知从哪里来了勇气,一改刚才结结巴巴的神态说:“包大人,你不愿得罪两个混蛋国舅,可总该想想我们这些老百姓啊,那些地原本就是我们的。我那块儿地才卖了十几个铜钱啊!你是敢为老百姓出头露面,敢为老百姓撑腰的青天大老爷……”  他突然闭了嘴,因为他看到包拯包大人黑黝黝的脸微微地红了起来,仿佛要变为紫色,不用说,包大人一定生气了。“包大人,我……”他有些害怕起来,生怕包大人一发怒砍了他的脑袋,到那时自己纵然轻功,但哪能逃得过御猫展昭的身手?  “咚!”包大人果然发怒了,他重重地拍了一下旁边的书桌,大声喊道:“来人啊!”  郭申祥心里一惊:怎么,真的砍我脑袋啊!完了,完了!他看到王朝马汉从门外走了进来,包拯包大人又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朗声说道:“当官不与民作主,与禽兽何异?你们两个去给我准备,我要亲自审问两个国舅争地案。”  没过几天,郭申祥便喜气洋洋地回到了自己的那间祖那传老屋。   共 438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酮异常?别怕,试试这些治疗方法
哈尔滨的专治男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