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阜阳信息港 > 网络

星光下的催眠

发布时间:2019-06-27 16:59:31

罗孚被说的好笑好奇的,他斜眼看了眼笑的捂嘴的夏沁,真有这么开心?就这么喜欢看别人欺负他?这样好办啊,以后俩人结婚了多生几个孩子不就行了?倒是旁边的刘芳不好意思了,她呵斥廖波:“这是什么态度?好好说话。”廖波吐了吐舌头,冲苏秦眨了眨眼,一点都不害怕刘芳的训斥,看样子平时在课堂上也没少捣乱。苏秦有些面瘫脸,小小孩却始终保持着一种云淡风轻的大哥感,冷傲范儿十足。罗孚看着俩人挤眉弄眼的模样笑了,看来俩人关系不错?这样还好办了。并不是罗孚心细,只是现在的孩子猴精猴精的,而且其中不乏某一方面的天才,如果想来个栽赃嫁祸的也是平常,看俩人这种“古惑仔”似友情,怕是不会有这方面的顾忌。“呵呵,刘老师,没事的。”夏沁柔声安慰:“童言无忌么,都是实话。”罗孚:……刘芳笑了,只是几个月没见,她能感觉出俩人突飞猛涨的“亲密度”。而且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出夏沁对罗孚态度的变化,光是那眼神就耐人捉摸。“没事,小刘老师,你忙你的吧,我们哥几个聊一聊。”罗孚眨眼撵人,特意用了拉平拉近身份的词。刘芳知道并信任俩人的行事方式,她看了看两个孩子,她关门出去了,临出门前,不经意般用嘴捂了一下嘴。罗孚看见她那动作眼神闪过一丝疑虑。刘芳的动作说明她潜意识里想隐瞒什么,甚至很有可能她心知肚明的知道结果,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还要花大力气请两个人来?回想起杨主任那欲言又止的样子,罗孚心中暗暗有了思量。他看了看夏沁,夏沁也正皱着眉似在琢磨着什么。“都坐吧,小哥俩。”罗孚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廖波和苏秦对望一眼,俩人都没有动。敌动我不动,敌怒我不怒,是他们小哥俩纵横年级组欺负哭无数新人老师的诀窍。我管你说的口若悬河,我就脑中放连环画,等你说完了,我再反补一口,气的你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罗孚歪在椅子上,坐没坐样的懒洋洋的看着俩人:“说说,在江湖中你们都有排位的吧?你俩谁是老大?”廖波明显比苏秦更为活跃一些,他一伸手恭敬的指着苏秦:“这是我苏老大。”罗孚点头,“苏老大,请坐。”苏秦故作沉稳的点了点头,像模像样的坐在了椅子上,随即他冲廖波点了点头,廖波这才坐下,非常的有组织性与纪律性。罗孚感叹:“哎,想当年我在学校也算是个大哥呢,但怎么从来没有这么好的当班的。”苏秦笑了,廖波也跟着傻笑,罗孚这话虽然有双拍马屁的功效,但不得不说还是取得了一定的功效,不经意间让两个小男孩放松了警惕。罗孚看到两个小家伙放松了警惕,微笑的说:“你们知道我俩是干什么的吗?”廖波不说话看着苏秦,苏秦淡淡一笑:“是演员。”罗孚:……一边的夏沁忍不住笑了,她走到苏秦面前,揉了揉他的头发:“我看你有些面熟呢。”苏秦的脸有点红,他有点害羞的看着这个美丽的大姐姐:“我是杨主任家的孩子,哥哥随爸爸的姓,我随妈妈的姓了。刚才你看到的是我爸爸,你们从学校门口的时候我就看见了。”他从进屋起就观察到夏沁了,有这样一个知书达理的女朋友是他的梦想。罗孚撇嘴,现在的孩子真了不得,这么小不仅就知道看着美女两眼冒光了,居然还知道顺便抛出来一个高大上的身份,真是了不得。“我们来是想问问你们到底是谁拿了试卷,学校已经答应我们不会给处分,只是简单的批评教育。”罗孚的态度也柔和了下去,苏秦眼睛一转看了看廖波,廖波努了努嘴。夏沁看到两个人的小动作,微微的笑:“前期我们跟老师了解,拿走试卷的孩子很聪明,知道抹去指纹,还知道提前把监控探头处理掉,比我们接的很多大人都要思维缜密聪明。”罗孚趁着夏沁攻心计谋的时候仔细观察着两个小孩的表情,当他看到廖波嘴角上扬得意的模样时,他笑了:“被抓包了你就这么开心?”廖波白了他一眼,“不懂你说什么。”罗孚耸了耸肩,“这就是大人和孩子说谎的区别。”夏沁眨着眼睛,她双臂抱在怀里看着两个孩子,其实她的内心在刚才已经有了判断,这样试探的话不过是想要印证猜测无误罢了。“真的跟我没关系。”廖波略带些害怕的看着罗孚,罗孚笑眯眯的用手指指着他的脸:“我当然知道这一切跟你没关系。”“啊?”廖波愣了,到底是孩子,被罗孚这么一说,表情立马傻掉。罗孚斜眼看了看苏秦,这孩子果然很有大将风范,到现在表情都淡淡的坐怀不乱。“从开始你假装得意的样子,我们就知道不是你。”罗孚开始分析了,他知道别看这些小孩岁数小,但却也不好对付。现在的孩子一个个都很会讲理,有的嘴快的大人根本就说不过。如果他们来这么一趟单纯的把偷试卷的孩子抓出来,那也太没有成就感了。廖波直勾勾的看着罗孚,罗孚笑眯眯的说:“得意的时候嘴角上扬是没错,但你去照镜子看看你的嘴,你那嘴咧的快赶上青蛙了。”廖波:……“还有你苏秦。”罗孚敛了笑容,“你从始至终就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你是想要报复你爸爸吧?”“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苏秦的脸打成了死结,罗孚刚要说什么被夏沁按了按肩膀,夏沁冲他摇了摇头,罗孚深吸一口气,摊手。“姐姐像你这个年龄段的时候也被爸爸管得很严,我的爸爸跟你不一样,他是一名军人,为了跟他对着干,我甚至带小朋友把后山的草坪点着过。”夏沁的话柔柔的,说的苏秦的脸缓和了很多。罗孚则是笑了,他想起小夏沁和家里吵架时那满脸泪花的模样,时间真快,一眨眼间,她已经出落的风姿绰约,还好,他没有放弃,这个美丽的女人终究会属于他。“我不是气他……只是……”苏秦有点纠结,旁边的廖波忍不住插话了:“我老大各个方面都,成绩好,人长得帅,性子也好,可是杨主任就是看不上他,怎么都是他做的不好。”罗孚一点头:“所以你哥俩一商量,干脆反了。”廖波挑眉,样子有些痞:“我们不过是使了点小花样,整个教导处都要翻山倒海了,哼。”苏秦皱眉:“好了。”罗孚看着俩人互动的模样咋么咋么嘴,这也有点青梅竹马的赶脚啊。夏沁拍了拍苏秦的肩膀,笑容如花:“你爸爸并不是不疼你,他只是对你寄予的希望太过高,其实他和刘老师早就知道是你做的。”“什么?”一直宠辱不惊的苏秦变了脸色,罗孚看着大快人心,“嘁,你以为?你这么聪明,老子怎么可能差?还有你那温柔的刘老师,别总上课捣乱,人家对你不薄。”苏秦不说话了,廖波却摇头:“我才不信你的话,我只相信事实。”罗孚一掳袖子,“事实?好,哥今天就从理论知识的角度跟你讲讲为什么。”廖波眨着黑葡萄般的眼睛看着罗孚,罗孚看着他心里有些软,这孩子虽然顽皮点,可长得真是可爱,不知道他和夏以后的孩子会不会这么漂亮。“先说硬件条件吧,请问谁能这么从容的拿到钥匙与监控探头的方位图。”廖波挑刺:“我也有钥匙。”罗孚看着他:“所有人都知道你有钥匙,你要是真去干是不是有点傻?”廖波:……“还有,你可能不知道。”罗孚的目光落在苏秦身上,“杨主任在说试卷被盗的时候,时不时的用手摸摸鼻子,这是典型心虚的表现。后来又用手扶额,羞愧自责。心虚加愧疚,这件事肯定与他脱不了关系。”这话说的苏秦有了反应,他是个敏感的孩子,做出这些不过也是一时气不过,打心底里还是个孝顺的孩子。眼看着谎言被拆穿,他也不想辩驳什么,只是父亲那里……他眨着眼看着夏沁,翕动了下唇,夏沁看着他微微笑:“去吧,跟爸爸承认个错误,他不会怪你的。”“真的?”苏秦疑惑的看着夏沁,旁边的罗孚点头:“真的,他的表情告诉我了。”……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罗孚看着手表有些心神不宁,夏沁奇怪的看着他:“怎么了?”罗孚摇了摇头:“没事啊,哎,夏,你喜欢孩子吗?”夏沁想起苏秦的淡定和廖波的顽皮,她微微一笑:“喜欢,但是你不要做梦。”罗孚:……好吧,还好他对于这女人早就够了解,够熟悉,不然她的气场还真是一般人没办法消化。“好了,去机场吧。”夏沁微微开了些窗户,罗孚的身体略显僵硬,“你怎么知道的?”夏沁偏头看着他:“你是在心虚吗?”罗孚额头隐隐渗汗,“我心虚个什么劲儿?送送老朋友不行吗?怎么着也同行一场,再说了,我为什么要心虚,我虽然像你表白了,但是你还没答应我不是?我就算后宫三千我也没必要心虚。”“后宫三千?”夏沁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拭目以待。”罗孚感觉面前莫名的冷风,但却吹得他神清气爽,一扫之前的疲倦。等俩人到了机场时,并没有看到记者或是影迷,苏炫花这次出国深造公司目前为止是全部封闭消息的,为的就是她回国后的一炮惊人,但是罗孚却在路上和夏沁一直认为,等苏炫花真的学成回国归来时,她一定不会再听任何人的摆弄。再次见到苏炫花,罗孚脸上的笑容前所未有的真挚,他上前一步抱了抱苏炫花:“花妹妹,你这一去我们不知道哪年才能见面,你可千万别再留恋哥,放心,到国外要是有人欺负你,哥准保和你夏姐姐飞去海扁他。”苏炫花无奈的看着罗孚,“你这嘴哦。”夏沁微笑着走过来与苏炫花拥抱,苏炫花抱着夏沁在她耳边轻语了几句,夏沁微笑着点头,手轻抚的拍了拍她的后背。“真的想要要走了?”夏沁有些不舍与遗憾,苏炫花的确是有非常天赋的,但是她的能力与名气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室可以召开的。苏炫花一身黑色裤裤的皮衣,看起来简洁干练,非常的中性帅气,再戴一个黑色的墨镜,多少有些大姐大的风范。经过了这些日子的沉淀与反思,苏炫花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已经好了很多,她看着夏沁笑了笑:“姐,你真的是让我佩服。”苏炫花承认刚开始因为罗孚的原因,她对夏沁的敌意始终未曾消退过,也曾觉得夏沁是自私的,但现在她从一个客观的角度看,夏沁才是真正聪明而且包容的女人。“行了啊,别说客气的了。”罗孚凑到俩人身边,他眨眼看着苏炫花:“花妹妹,前一阵子多谢你的陪伴。”苏炫花盯着他看了半响,无奈的笑:“你说这么一张英俊的脸怎么就偏偏配了这么一个欠揍的嘴?好了,我走了,你们各自珍重。”苏炫花的人自始至终都是那么的洒脱,她背对着俩人挥了挥手,转身的那一刻,眼泪缓缓的流下了脸颊。罗孚……她放手了,不代表她会停止她的爱。时间可以证明这到底是爱还是简单的病人与患者间的依赖?但证明了又能给谁看?罗孚和夏沁一起看着飞机起飞,罗孚轻轻的叹了口气,夏沁看着他嘲讽的笑:“怎么,舍不得了?为什么不追上去?她对你还有情。”罗孚当然知道苏炫花对他的感情,那眼神是不会骗人的,“她的确是个好女孩。”罗孚感慨,夏沁抿了抿唇,对他的话不置可否,从理性的角度上来说,她很赞同罗孚的话,但从感性从一个女人的角度上来看,她的内心却又非常的不舒服。罗孚转过身看着夏沁,“可惜我的心早就有所属,而且这么多年都没改变过。”夏沁一眨不眨的看着罗孚,她缓缓的问:“罗孚,你确定吗?”“当然。”罗孚看着她的眼睛用力的点点头,“从初中开始就正式了对你的爱,只是你的眼睛从未看向我。”“也并不是。”夏沁微垂下头,罗孚惊喜的看着她,“你是说?”夏沁微微的笑,长发散落在脸颊,这样抿唇轻笑的样子像极了大学时期,清纯透彻,让人心动。“我不否认我对你的感情,也许……从很早开始就有了。”夏沁抬起头看着罗孚,他们太过熟悉,虽然说这话的时候心还是会跳的剧烈,但她却更想看罗孚的眼睛。从小罗孚的眼睛就狭长,尤其是一眯缝,那坏坏的模样让夏沁久久凝视,但当初似乎整个院子的小伙伴都是如此,大家一致认为这都是因为罗孚长得像漫画里的人物。罗孚被夏沁的几句话撩拨的心动,他开心的看着她:“还有呢?再说说,我们从来没立足过男女的角度上谈过过往。”“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夏沁嗔了他一眼,那一眼饱含无限的风情与柔情。罗孚忍不住心中的澎湃,他上前一步,用双手宝贝一般捧住夏沁的脸颊,深深的凝视着这个他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夏沁没有躲闪,甚至轻轻蹭了蹭罗孚的手掌,这简单的小动作片刻间便点燃了罗孚的眼,他的身体继续向前想要一亲芳泽,夏沁却笑着躲开,她一手轻触罗孚的唇。“罗孚,你是不是该说点什么?”罗孚的满心都在夏沁的唇上,唇间又是夏沁那细腻的手掌,鼻翼间都是如兰清香,罗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笑着问:“说什么,情话吗?你觉得对你说情话是一种明智的选择么?”夏沁笑着说:“油嘴滑舌,就想这么拿下我?”“拿下?”罗孚挑了挑眉,他抓住夏沁的手,十指相扣:“难不成我也要过夏老师的考核,你也要像教你的“闻学长”一样手把手的教我?”怎么会听不出其中的酸气,夏沁笑的无奈:“你哦,还真是小心眼,要是我像你这么计较起来,有你受的了。”罗孚的手上微微用力,将夏沁拉进了自己的怀里,软玉温香,他低头用唇摸索着夏沁的小耳垂,“那夏老师,你到底要不要开始教学?你知道,我对你的催眠疗法垂涎已久了。”“好啊。”夏沁的脸可疑的红了,身体也微微的颤抖。罗孚温柔的捏住夏沁的下巴,俩人的双眸对视之间,波光流转,无限的深情释放。夏沁看着罗孚含情的双眸似回忆般喃喃低语:“我的老师曾经告诉我,一个催眠大师,当她真正遇到爱人那一刻,所有的一切能力都会消失。”罗孚用鼻尖蹭了蹭夏沁的鼻尖,柔声哄劝:“怎么会呢,你看你现在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我已经被你催眠了。你现在让我做什么我就会做什么。”“真的?”夏沁嬉笑,难得的顽皮,罗孚目光炯炯的看着她,“当然,请问夏老师,此时此刻,你想要我做什么?”夏沁仰着头一眨不眨的看着罗孚,看着眼前这张英俊的面容,脑海中全是俩人从小到大的回忆:“罗孚。”“嗯?”罗孚的声音温柔的让人心中流水,夏沁沉浸在他的柔情之中:“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快想通吗?”罗孚轻笑:“你肯告诉我了?”夏沁点头,认真的说:“我怕失去。”“失去?”罗孚蹙眉,夏沁伸手抚摸他的眉头,她看着他的眼睛缓缓的说:“我怕会失去。”罗孚眨了眨眼睛,眼中冒着精光:“这么说你是彻底从了我了?”“呵呵。”夏沁被逗笑了,“虽然你说的话不中听,但对于这样一个守护了我这么多年的男人,我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吗?”下一秒钟,罗孚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动,他深深的将夏沁拥在怀里,这一抱,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这一刻,他想了不知道多少次,甚至曾经傻傻的模仿着幻想中的动作,当真正的拥抱住心爱之人时,这份踏实感却是前所未有的。“罗孚。”夏沁在罗孚怀里轻语,罗孚低头看着她,“嗯?”夏沁氤氲着水光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罗孚,“吻我。”这一刻,再不用更多的累赘,罗孚低头满含深情的吻了下去,年少的懵懂,成年的守候全部融入在这一吻之中,他要用这吻告诉夏沁他的心,他的情。

金昌癫痫病专科
上饶白癜风哪家专科医院好
漳州牛皮癣的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