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阜阳信息港 > 军事

市场是有效的赚钱是不可能的读宽客华尔街顶

发布时间:2019-03-27 19:14:33

序言

本书描述了一场以可怕的失败告终的资本市场实验。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的个十年里,买卖、包装复杂证券的技术风靡美国和欧洲。人们坚信数学和计算机可以保护投资者免受不利事件冲击,事实证明,人们引入了歧途——这一次信念蒙蔽了专家的眼睛,让他们对所承担的真是风险视而不见。

本书也描述了金融创新以及新崛起的势力——数学和计算机专家——是如何扩展市场、增加市场稳定性,从而为更多的人带去财富和荣华富贵的。量化投资如果应用得当,通常可以令市场更有效、更健康。

总而言之,这是一场平衡游戏。量化投资也许是世界上给力、成功的投资方法,但也可以导致可怕的错误、滋生灾难性的自满。宽客必须意识到,世界并不总是风平浪静的,人类情绪可以造成他们从未预料到的市场动荡。

在未来几年中,中国必将在量化投资领域占据一席之地。上海和其他地方的市场一开始逐渐开放。这一策略值得鼓励,但永远不要忘了,市场终究是由人组成的,因此也就无法摆脱人性固有的缺陷。

维克多·尼德霍夫(VictorNiederhoffer)是和爱德华·索普差不多时期的宽客。他的投资经历之传奇与本书中所描写的那些宽客有过之而无不及。20世纪70年代,尼德霍夫就编了一个交易软件,用它来寻找机会并进行交易。80年代,尼德霍夫在索罗斯手下效力,他是量子基金数据库的创建者。这也是骑墙派交易天才与量化交易极客令人瞩目的碰撞。后来,两人因理念不合而分道扬镳。索罗斯在论及尼德霍夫时说:“我善于操控浪潮,却不善于驾驭游泳池里的涟漪。……维克多·尼德霍夫拥有一种驾驭涟漪的系统,他精于随机漫步系统,把市场看成赌场,市场中人像赌客一样行动,研究赌客就可以了解市场行为。……他利用这个理论,经常赚点小钱,我把资金交给他管理,他创造了良好的投资报酬率。但是,他的方法有个缺陷,他只在毫无趋势的市场里有用,要是来了一个历史性趋势、一个大浪……他可能受到严重的伤害,因为他没有适当的预防机制。”

索罗斯的这段话几乎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宽客的命门。说到底,宽客交易的基础是历史记录,寻找的是当前价格与历史轨迹或价值标准的偏离,只要出现偏离,就意味着有了套利的机会。偏离持续的时间很短怎么办?提高计算机性能、加快指令下达速度。于是,对冲基金的计算机系统越来越复杂,性能越来越强大,交易时间越来越短,现在已经达到了千分秒的级别(也就是说,一笔交易从开仓到平仓总共只持续千分之几秒)。偏离的幅度很小怎么办?提高杠杆,用借来的钱去投资,还掉本息,剩下的全是自己的。简言之,宽客干的就是“驾驭涟漪”。本书就是描写宽客们如何“驾驭涟漪”的。他们用来驾驭涟漪的利器便是量化投资系统。这些系统的基础是传统金融理论。传统金融理论又基于四个假设:(1)人们是理性的,目的是变得更富;(2)所有的投资者都是相似的;(3)价格实际上连续变化;(4)价格变化服从布朗分布。正如贝努瓦·曼德尔布罗特所指出的,这四个假设一个都不正确。行为经济学证明人们未必是理性的(这在本书第十四章亦有提及);投资者是千差万别的(显然,本书中的那几位主人公的投资风格便可谓千差万别);价格出现跳跃是稀松平常之事;价格变化服从布朗运动。

宽客的失败其实就在于后两点上。他们玩弄涟漪,因此很容易被巨浪吞噬。他们的风险管理建立在高斯分布的基础上,因此很容易被“肥尾”击倒。他们以大概率赚着小钱,而毫不设防地将死穴暴露在小概率的大风险之下。宽客根本没有掌握什么“真谛”,他们在危机之前的十几年间所向披靡,也许真是瞎子撞大运。

那么,肇始于2007年的金融危机与宽客又有什么关系呢?卡门·莱因哈特和肯尼斯·罗格夫指出,从历史经验看,2007年危机之前,各种指标(资产价格显著上升、实体经济活动减缓、大额经常项目赤字以及持续的债务累积等)都显示美国处于较高的严重金融危机风险[卡门·M·莱因哈特、肯尼斯·罗格夫著,綦相、刘晓峰、刘丽娜译,《这次不一样?800年金融荒唐史》,机械工业出版社2010年5月第1版,第199页。]。换言之,2007年的危机与以往(二战以后)的危机没什么两样。既然以往危机中并没有宽客的影子,那么也没有理由认为是宽客和量化模型导致了这次危机。

当然,宽客们的金融创新——既有交易手法的创新,也有金融产品的创新,本书中做了细致的描写——确实助长了泡沫的形成,但需要指出的是,金融创新本身必须具有一个必要条件,那就是相关的制度。二战之后,出于提振经济的需要,世界范围内均实施了金融抑制政策。20世纪70年代后期以来,金融抑制逐步被金融创新取代,金融业一步一步走向经济部门的王座。与此相应的是金融危机开始频繁出现——二战后发达国家金融危机几乎全部发生在80年代以后。金融危机,本质上是制度危机,是格林斯潘口中“一个存在于决定世界如何运行的关键功能结构模式中的缺陷”造成的,只不过这个缺陷并非智识大厦的缺陷,而是制度大厦的缺陷。

说到底,宽客是投机客,只不过他们所使用的设备要远比前辈先进,技巧要远比前辈花哨。他们所做的,无非就是几千年来的低买高卖游戏。杰西·利维摩尔(JessieLivermore)说得好,华尔街没有新事物。华尔街不可能有新事物,因为投机就像山岳那么古老[爱德温·李费佛著,真如译,《股票作手回忆录》,海南出版社1999年12月第1版,第3页。]。在漫长的投机史上,获得成功的无一例外是固守常识的人士,巴菲特如是,索罗斯亦如是。妄图一眼看穿市场“真谛”、得到交易“圣杯”者,都逃不过身败名裂的下场,宽客和量化基金也不能例外。

个人视角终有局限,如有非虚构类好书新书推荐,还望投稿或微博私信@潘乱兄

读点:宽客,天才还是傻瓜?

文/喂斯大林 (豆瓣友)

说到华尔街的高手群体“宽客”,还是要从芝加哥大学学者尤金·法玛的“有效市场假说”(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EMH)说起。EMH理论认为:市场上每个人都是理性的,所有消息一经传出,理性人们就会立即采取行动,信息会迅速的反应在价格上,市场将始终保持在一种“均衡”状态。当然此“均衡”并非古典经济学的价格刚性均衡,而是物理学里布朗运动的金融版——随机行走(又称酒鬼漫步)。在随机行走的市场里,赚钱是不可能的。法玛对此有个形象的比喻:市场中的理性人就像亚马逊河里的食人鱼,一旦有猎物掉进水里,食人鱼们就会蜂拥而上,一眨眼的功夫猎物就只剩下骨头了。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像巴菲特这样的厉害人物,其实不过只是扔硬币连续扔出10000次正面的幸运儿罢了。 有效市场假说给有志在华尔街的施展抱负的宽客们一种奇怪的印象:市场是有效的,赚钱是不可能的,而这种不可能的原因,却是因为赚钱的机会被别人抢先赚走了。宽客们推断,看来市场并非总是有效的,当猎物掉进水中的机会出现时,少数迅猛的食人鱼将抢在同类的前面,率先将食物卷走。所以,宽客们毕生追求的目标,就是做这只快、猛、胃口的食人鱼,在自己攫取了超额利润之余,又帮助市场恢复到了“均衡状态”,深得亚当·斯密用自私换来社会福利的精神,真可谓名利双收。 宽客们绝非泛泛之辈,

市场是有效的赚钱是不可能的读宽客华尔街顶

他们是世界名校的毕业生、天才计算机程序员、国际象棋高手、信息通讯和语音识别技术的专家、甚至还有声名显赫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他们精心打造的是用高科技手段全副武装的电子食人鱼,是食人鱼中的。它们出击时理性而冷酷,通过超级计算机程序的精确制导,完全排除了人类交易员的主观干扰;它行动时快如闪电,能在1秒钟之内完成成千上万次的交易,面临危险也能全身而退;吞食时胃口极大,利用高倍金融杠杆,在微小的利差之中获取巨额的利润;狩猎时视野广阔,把玩一个个令人眼花缭乱的金融衍生工具,不放过市场上任何转瞬即逝的机会……风头顺时,他们在弹指之间就能轻松赚得黄金万两,把金融市场彻底变成了私人取款机。 然而,早在20世纪60年代,数学家伯努瓦·曼德尔布罗特对棉花市场进行了研究,发现有效市场假说并不够接近事实,价格的变化也并不符合温和的高斯分布,而是一种狂野的、尖峰长尾的稳定分布。这一高明的见解却被主流金融学视为异端思想而长期忽视。对于宽客而言,这些市场异象谈不上可怕,反倒是他们出击捕食的机会。 要命的是,曼德尔布罗特的“长尾”似乎找不到一个上限,它有时候长的令人可怕,足以将宽客们对市场终将回复均衡的信仰打翻在地。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曾将量化投资教父爱德华·索普惊出了一身冷汗,一定程度上导致其在数年后隐退江湖;1998年俄罗斯债务危机掀起的轩然大波,又将拥有数位诺奖得主、众多高手加盟、号称“全明星阵容”的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TCM)击中,致其灰飞烟灭,土崩瓦解;2001年本·拉登制造了声名狼藉的911恐怖袭击,终结了另一位宽客高手维克多·尼德霍夫东山再起的梦想;而年有史以来为剧烈的全球金融风暴,几乎使所有的天才宽客、金融巨头面临灭顶之灾。当这些食人鱼中的死死的咬住猎物,期待着美餐一顿的时候,却发现已落入陷阱,自己被越拖越远,跌入了永无止境的黑暗…… 宽客们的盲目和过分自信,把市场推向了泡沫,宽客的崩溃带来了雪崩,又导致了市场的进一步崩溃。他们没有给市场带来传说中的“均衡”,他们自以为是天使,却实实在在的成了恶魔。 如果读过纳西姆·塔勒布的《黑天鹅》,了解一下曼德尔布罗特的研究成果,或者聆听过乔治·索罗斯的教诲,会发现这一切并非如此出乎意料。真实的市场并不是由想象中的“理性人”组成的,“动物精神”无处不在,市场并非永远正确,也并非总能自动纠错,事实上,它会错上加错。市场在95%的时候波澜不惊,宽客们在微风和涟漪上翩翩起舞,但当5%的惊涛巨浪打来时,他们将被汹涌的潮水彻底淹没。 经历了一次次惨痛教训,宽客们会就此消失吗?我相信他们是不会的消失的。只要人性之中的贪婪、短视、急功近利的本性依然存在,宽客就永远都有用武之地,甚至他们的疯狂游戏在未来还有可能变本加厉。借用杰西·利弗莫尔的一句耳熟能详的名言:“华尔街没有新事物”,因为人性就像山岳一样古老。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