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阜阳信息港 > 养生

木马巫师与猎人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2:54:26

(一)  农历三月的一天下午,没有阳光,天地一片黯淡,那种黯淡有种令人分不清日夜的感觉。风渐急,满天的乌云,就像热锅中的沸水一样,在不停的翻滚。闪电银蛇般的一闪即逝,天地间一亮又复昏暗,只是刹那,霹雳声中带了更多的闪电,从乌云中闪射出来。天地间明了又暗,令人目为之眩。  陈九独自一人,站在小窗前仰望着天空,他花白的长须,如烟雾一般飘在脸上。面色亦不禁随着天空的变化而变化着。连他都要为之动容,恐怕这里就已经没有人敢正视这天空了。  他不是一般的人,虽然也生活在这片山区,但他从小就学成了一身武艺,是这一带赫赫有名的老猎手。五十多岁的年纪,从相貌上看起来,他与常人无异。只是他的眼中,无论在什么时候,都闪着冷电般的光芒。  他就这样凝视着天空良久,一句话也没有说。  小屋里还坐了另外三个人,一个是这六公村的村长,另一位是这村里的老巫师,还有一位便是我了。  我对于狩猎并没有十分的兴趣,这一次来到这里,主要是因为这里别样的山林风景,还有这传承的一种神秘文化——降神。  据说降神,就是通过一种类似于祈祷的祭祀仪式,便可以将神灵降到灵媒的身上,达到与人沟通的目的。  当然,在现今这个时代,神鬼之说只是作为茶余饭后的闲聊话题。可是从小到大,鬼故事听了不少,也没有真正见识过。今天,就在这个小屋子里,却有着一位通灵人,也就是坐在我面前的那个老巫师。而且,他们这几天,就打算通过降神的方式,到这深山林中寻找猎物。  老巫师说在这个村子里,有一座邱六公庙。邱六公在古代的时候,也是一名猎手。日常除了打猎之外,还精通医术,救活了不少人。更将对付猛兽的技术,传授给了村民。于是,就在邱六公死后,村民为了纪念他,便给他建庙。村子也从此更名为六公村。  一会,村长老王说道:“今天的天气可怪了,只打雷却不下雨。”  陈九应道:“总会天晴的。”  老王眉头一皱,叹了口气,道:“我是怕耽搁了打猎,我家里那两个娃子,这两天直嚷着要吃野猪肉。”  良久,雨仍然没有下,空气变得更加沉闷起来。我注意到老巫师此刻正在聚精会神,反复用手指好像在掐算着什么。  他停下来的时候,脸色明显要比掐算之前,凝重了许多。  村长老王忍不住问他:“你算到了什么?”  老巫师说:“我在推算未来。”一顿接道:“彩霞山下……恐怕又要有一个冤魂了。”  老王的脸色一变,急问:“什么时候?”  巫师随口应道:“就在明天的五月二十五。”  言下,老王追问道:“死的会是谁?”  巫师摇头,压低了声音道:“这一点,六公菩萨却没有告诉我。”  这一下,不仅是老王的脸色再一次变了,就连坐在一旁的我,也不禁起了身鸡皮疙瘩。就是刚才,邱六公来了么?老王也同样这么问,因为我们连个人影也没瞧见。  (二)  巫师正色道:“是的,刚才邱六公菩萨来过了。他告诉我,今天晚上会下冰雹,不适合进山。”  老王道:“这样的话,我得赶紧回家一趟。”说完,便打了一把黑伞,急匆匆地走了。  至始至终,陈九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这间屋子,也在昏暗中恢复静寂。我忍不住问巫师,那邱六公长什么样子?巫师笑着说:“他跟我们人一样,穿的是明代那种袖子很宽的衣服。”  我接问:“他需要吃饭么?”  “他要吃饭的,我们每次打回来动物,都要拿的肉供他。”  “那他要上厕所么?”  巫师的眉头一动:“这个……”  这时,陈九转过身来,目光就像寒冰一样落在我身上,片刻才道:“今天有客人,我去弄点山珍来。”说着,便要出去。我说:“天色这么暗,现在出去?”  他道:“这玩意,就是在下雨之前特别多。”  我说只要平常饭菜就好了,可是他说这是他们山越人的规矩,说什么也要上山,添几样野菜才行。说着,他披了身棕衣便出了小屋。  这么恶劣的天气,反倒让人家主人上外头找野菜,我有些过意不去。那巫师好像知道了我的心思,笑道:“别不好意思,他就这性子。生活在这里的人,就这个性。不过,以他的身手,很快就会回来啦。”  又是一声旱雷落下,我不知那陈九师傅带的雨具是否备得足够,就向门外看去。只见空空山野,已不见陈九他人。这令我不得不感到神奇,因为山道崎岖,若是沿着山道走,只这短暂的片刻,他决计不可能走出很远。除非,他是直接攀岩过壁的!  又在此时,老巫师又发话了,他说:“这个陈九啊,从小就随他祖父习武,后来又遍访武术名家,五大门派。走点路,对他来说只是区区小事。”  巫师的话,让我好像在这一瞬之间,回到了那个只有在小说里,才能见到的武侠世界。  我在不经意间,想起陈九起先的话,他的话中有提到山越族。关于这个民族,早我从一本县志上知道的。这个民族还有一个,关于雷余的诅咒的传说。但是关于这个传说,能够找到的资料并不多。几年前,我也看到一篇关于这个诅咒的小说,那是萧春雷老师写的短篇小说《雷余的诅咒》  这篇小说充满了传奇,与宿命论的色彩。但要想更进一步了解,这个在古代就已经消失的民族,还是有些困难。我之所以对这个民族感兴趣,那是因为我的家乡,就是山越族部落的遗址之一。  不过,听巫师说虽然六公村的人并不多,但十有八九都是山越的后人。他们依旧传承了部分山越特有的文化,比如他们用野兽的皮制成袍子,用这山里的野生草药来治疗疾病,为神奇的还是我先前提到的,那种降神的祭祀仪式。老巫师说他姓雷,单名一个‘融’字,他是真正山越族的后人。他的姓就是山越部落早,也原始的姓氏。  得知这个消息,我兴奋不已,也有些怀疑。兴奋的是可以亲眼见识古老的山越文化,也终于能够有机会见到山越的神奇传说。怀疑的就是我不能确定,眼前这位民间巫师就是山越后人。毕竟年代久远,依据资料仅存的记载,山越早在不确切的古代,就已经被汉化了。  而且,有传闻说一个血统纯正的山越人,在十几年前已经自杀了。据说是为了化解,山越与卢家之间的宿怨。  (三)  我好奇地问他,有关雷余诅咒的传说,在现实中是否真的有应验过?  雷融十分肯定地点头,道:“我听我的爷爷说,雷余的诅咒确实都应验了。”  我说:“你也姓雷,那么你会不会就是雷余的后人?”  他应道:“我爷爷的爷爷说过,当年整个部落里,有好几个姓雷的。是山越的人,就都可以算是雷余大王的后人。”说罢,他的目光移向了窗外,似有意又似无意,很小声吐了一句:“其实我们山越人,都有一种神秘的能力。”  “什么能力?”我不禁心里一奇地问。  却听雷声渐响,轰轰不绝。正待追问,耳中尽是风雨之声。眺望远山,却是一片灰茫,一片平静。只有在分不清是天,还是地面的视线尽头,缓缓移来了一条白线,越来越近,蓦然间寒意迫人。  雷融的神情,好像就在那头定格了。他一动没动,连双眼也都没有眨一下,就这么注视着前方。  我想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我再度看去,发现天地间有道亮光。那种感觉很柔很柔,柔得像是月光仙子,在晚上星光璀璨的时候,轻轻拉开窗帘的感觉。先前我发现的那条白线,这时也临得近了,可以认出那是一缕很薄的云气。它带着淡淡白光,飞过重重山峰,有如玉城雪岭,从天际飘来。  顷刻,云雾就在眼前弥漫开了。近前的一切,都在烟雨中迷离。雷融他很兴奋,说:“这是阿月公主,驾着雾回到自己家乡了。”他确定自己刚才见到了阿月公主。  关于这个人,我也是从老一辈的人那里听到了只言片语。相传她是雷余的小女儿,也是一个通灵人。  这时,陈九提了一吊蛙肉回来了,说这是山蛙的肉,味道可好了,就像野生牛蛙一样肉多。  说起牛蛙,我倒也吃过几回。但在这里的吃法,与别处是不同的。只看陈九在小屋里放了一个炭火盆,蛙肉就这样用竹签穿好,直到将蛙肉烤成了金黄色,然后均匀地撒上调味,就可以吃了。今天的晚餐,主食是烤番薯,菜肴就是烧烤蛙肉。  雷融他在吃饭前,便会双手抱拳,默默祷告几分钟,他说这是请山越的祖先来吃饭,他们不论得到什么食物,在吃之前都会先请祖先。  (四)  临近黄昏,雨势渐小,陈九的小屋里亮起了一盏油灯。  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气温骤降,山风瑟瑟吹打着山谷。整个村子里,只有陈九的屋子建在了山上。没有通电,所以也就没有热水器可用了。好一会,风停了,四野一片寂静。陈九用一个小壶,在炉子上煮着茶叶。  大晚上的喝茶,不怕睡不着觉么?  陈九告诉我,他煮的是红茶,是他晚上练功以后喝的。  我一阵好奇,便想知道他是如何练功的。他也毫不避讳,走到屋子中央,然后双膝下沉,以一种姿势站定。他说这是站桩,要想练出内功,站桩是一个重要的途径。真正有功夫的人,脚下要如树生根。  过不多时,昏暗中只看他的身形似乎闪动了一下,却又好像完全没有动。  他微微一笑,道:“我捉了一只苍蝇,还是活的。”  我不由得一怔:“一只苍蝇飞过,他能捉住?”  果然,待我走近,他伸出左手,便看到有只青绿色的苍蝇,夹在了他食中指间!而他所用的力度又恰到好处,苍蝇在他指尖徒劳挣扎着,看来丝毫没受到损伤。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不禁肃然起敬,问他这是什么功夫?  他说:“这叫听劲。”  “听劲?”  他点点头,道:“不错!也就是一蝇不能落,一羽不能加的这种功力。由于经常练功,练功时候讲究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久而久之,便能对外境产生一种特别灵敏的感应。即便是一只苍蝇,这样微小的动静也能感知。一根羽毛那样轻微的力量,也能化走。”  听陈九这么解释,我更加感到神奇,就急于向他讨教练功的方法。他道:“步,是要通过站桩,心无杂念。”  我问:“就这样站在那,这么简单?”  他哈哈笑道:“看似简单,可是要能站好,可不容易。不信,你来试试。”  于是,我也在他的指导下,次尝试站桩。  没想到,这还真是一个苦力活!不到三分钟,我的双腿便支持不住,颤抖得厉害,额上也出了汗。  陈九道:“你的腿之所以打抖,那是因为你初次练习,不懂得放松调节。气血没能顺利向下流通,就会这个样子。练功没有这么容易,除了要掌握技巧以外,还要像滴水穿石那样肯下苦功。”  那一刻,我更加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了,真的是非常不容易。  忽然,一道电光闪过,一声巨雷也落了下来。雷声之响,仿佛山谷都要为之崩倒。  很快,山风又起,雨声更响。我发现今晚的雨,好像大得出奇,似乎周围的一切,都要被这雨点砸坏,就连这间屋子都觉得不太安全。  这时,两颗“流星”飞进了窗户,掉在了地上。火光照映之下,我赫然见到那是两颗,小石子那样大的冰雹!我也猛地想起,今天下午那个雷融巫师说的话:“今天晚上会下冰雹,不适合进山。”  现在果然是下了冰雹,我十分诧异,难道说这世间真的存在鬼神,也真的存在能够预知未来旦夕祸福的人吗?  (五)  次晨,朝雾未散,陈九一大早便在树林里练功。  起初,只看他手上挥了一柄长剑,身形宛如轻燕穿行林间。  顷刻,只听“唰唰唰唰”的几声,剑光如飞雪,他的身法越变越快,快得有如鬼魅一般轻灵飘逸。  头一回见到真人练武,而且是如此出彩的功夫,我不禁喝了声彩。陈九的剑势未停,嘴上却能自如说话。他与我对聊了几句,叫了声:“我让你看看真功夫!”  话声甫落,他身法一变,手中长剑扬起万点晨星,每一星辰斗似梦幻,每一星辰都似真实。也不知从哪儿,刮来了一阵怪风,一阵接连一阵,也一阵强似一阵,仿佛是由他的剑招所发。  一愣之下,又看剑光激射,他的每一招每一式,已连成了一片,又与剑光合一,根本就看不清他的人。即便是很努力,也只能见到一团光云,卷起满地,那些还来不及腐烂的枯叶,在眼前飞转。  一个雨夜,满地都是湿土,可就是这些潮湿的树叶,依然被他的剑风卷起。若不是亲眼目睹,又怎能相信在人间,还真有这般出神入化的剑术!  就在我感到满眼飞花,分不清真实与虚幻的时候,他变幻的身形已然停住。到我真正看清他的时候,他的剑尖上面已穿了一片枯叶。  他说:“要刺穿一片风中的落叶,并不难。再要让它重新回到风中,就有些难度了。”言罢,他手中的剑“攸”的一下,已收回剑鞘。那片树叶也从原先的位置,继续落下。 共 716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增生检查须要重视那些问题
黑龙江治疗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专科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