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阜阳信息港 > 科技

袁钢明新兴经济体要对国家负债保持安全控制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2:37

袁钢明:新兴经济体要对国家负债保持安全控制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博鳌亚洲论坛今年年会发布的一份年度报告指出,全球经济实现稳健复苏,但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形势再次出现背离。这次背离的特征是,新兴经济体增速快速下行,而发达经济体特别是美国和日本经济持续稳定复苏,经济增长动力已由新兴经济体主导转向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并驾齐驱的态势。前几年新兴经济体经济快速增长,继"金砖五国"后, 还有第二梯队"薄荷四国",即墨西哥、印尼、尼日利亚和土耳其四国,成为又一批在全球经济版图上崛起的新兴国家。

如今,金砖5国分化明显,可谓"有金有砖",有的国家在汇率、国际收支平衡、金融脆弱性等指标上明显恶化。印度卢比、巴西雷亚尔兑美元的汇率贬值幅度都在20%以上。而"薄荷四国"现在看来,好似薄荷的一阵清香,随风飘散。"薄荷"尚且如此,一些亚洲新兴经济体都面临外债规模较高或中短期外债比例较高,出现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相似的问题。

目前看,不少新兴经济体具有较完善的产业结构,一定基础的科研能力,足够数量的技术人才、熟练工人储备,在国际市场环境不利时,还是具备一定"抗击打"能力。但走老路已经步履蹒跚, 因此新兴经济体经济结构不容忽视。只有深入改革, 才能获得新的增长动力。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对此评论。

经济之声:博鳌亚洲论坛发布的一份年度报告指出,从增长前景来看,去年10月美国、日本和欧元区成员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综合指数不仅都在荣枯线100以上,而且都创下近两年来水平;相反,同期印度、巴西和俄罗斯的这一指数都在荣枯线100以下,而且都刷新或接近金融危机以来的水平,其他国家还不如金砖国家。世界经济格局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袁钢明:我觉得这主要是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这个金融危机后的复苏的过程有点错位,或者是轮番回升,那么新兴经济体先回升,发达经济体后回升,然后发达经济体回升了以后,新兴经济体又进入了回升之后的回调,比如说退出刺激措施,那么真的就出来这样一个阶段,就是发达经济体后复苏现在回升到高点以后,它现在开始退出经济措施,美国就是退出量化宽松,结果又造成了对新兴经济体现在又是在这个高潮往下退的过程中,造成美国QE退出,使新兴经济体又造成叠加不利的影响吧。我是这样分析的,我认为是这两个不同的经济体轮番错位,造成了目前阶段性的新兴经济体受到不利压力比较大的问题。而前一段时间是反过来,发达经济体受到的不利影响冲击比较大。

经济之声:风水轮流转,我想到一句话幸福都是相同的,但不幸却各有各的不同,刚刚我们的也提到,你看到这些金砖四国,包括薄荷四国现在都出现了很多的问题,这些快速成长的大型新兴市场国家,未来还有没有更多的发展机遇?现在新兴经济体内部也比较明显,您能不能给我们简单分析一下,不同新兴经济体它们各自有那些突出的问题?

袁钢明:我觉得主要的还是复苏过程中、前进过程中的一个波动和波折,它不是一个真正生成的,或者本质的新兴经济体就是不行这样一个问题,不是这样的。而是在成长过程中需要一些改进的地方,那么我们分类来看的就像你提的问题一样是新兴经济体金砖国家中,比如说这次比较厉害的是印度和巴西,汇率受到了冲击,那么汇率冲击并不是它整体的经济出现冲击,但是这两个国家实际上本身经济政策内部也出现过问题,就是他们为了推动经济回升时候采取了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和房地产刺激政策,结果造成了通货膨胀高涨,然后又收缩,这一收缩的时候又是和美国量化宽松收缩叠加在一起了,所以说这是金砖国家本来成长很快的国家,这个由于加上自己本身的政策又大起大落变化过于快速,所造成的波动太大,它们的波动太大了,汇率贬值极厉害,但是它们的活力非常强大,他们还是大型经济体,在这个新兴国家经济体国家中,这是一类。

还有一类就是我们现在说的是,我们国家像中国这样的大国,相对来说还是很稳定的,它虽然以过去场景复苏稍微有一点减缓,但整体来说是非常稳定的,所以这和受不了冲击的印度和巴西有一点不一样,所以新兴经济体国家并不是完全都出现了大幅度的下落,所以是有落有稳,还是有这种情况的。还有一种就是后续的一些国家,就你刚刚说的薄荷这几个国家它们也受到了美国量化宽松政策退出的时候造成的汇率的冲击,这种冲击当然也和它们本国的结构失衡或者是基础不稳固有很大的关系,所以并不是整体上出现了很严重的局面。

经济之声:前一段时间我也看到华尔街的 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奥尼尔他也特别指出,金砖四国和薄荷四国未来十年还是大有可为的,还是很有前途的,有前途的投资目标,那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新兴经济体长期依赖发达经济体,缺乏经济独立性和内生动力,新兴经济体现在处于一个改革的关键时期,这次的博鳌亚洲论坛也非常希望通过思想的碰撞能够在凝聚共识的基础上,为新一轮的改革寻找到切入点和新思路。那么新兴经济体要调整经济结构,您觉得该怎么调?重点在产业结构?人才培养?还是经济管理的观念?

袁钢明:首先条还是先稳定,因为这次发现发达国家虽然恢复的慢,它是慢热,但是它比较稳定,比较可持续,所以新型经济体在恢复下一步的增长过程中要注意稳定,不要着急,不要极起极落,所以这是一个宏观政策,包括整个金融体系或者宏观管理制度所要建立的基础性工作,比如说金融机构或者金融体系要建立的更加稳定,要把防风险放在一个重要的位置上,所以说这是非常关键的。先稳定住了以后然后再开始发掘新兴经济体国家内部的一些增长动力或者制造业新兴的产业,因为这些东西正是新兴经济体国家缺陷的或者薄弱的,还没有发展起来的这个空间非常大,而发达国家总的来说,它的成本比较高,空间相对来说较小,所以新兴经济体国家更重要的是在稳定的基础上,发挥这个比如说活力,发挥企业或者新兴产业成长的空间,所以新兴经济体要及时的引进一些新的一些思路、新的观念、新的政策,比如说我们心里说的这个互联金融或者一些创新的产业,还有更好的激发新兴经济体国家本身内部的内需扩张空间,而不要过度依赖外部,因为这次新兴经济体国家受到波动,很大程度上受到外部的压力冲击,还有要注意新兴经济体国家本身的金融安全和经济安全,比如说在金融问题上,不能过度的采取刺激政策或者过度一些多变的政策,还有在国家负债还有外债负债的问题也要保持一种安全的控制。

经济之声:现在还有一个担心就是,过去我们常说欧债危机,如今把目光都聚焦在新兴经济体,德国央行甚至认为,世界经济所面临的风险来自于若干新兴经济体。 新一轮的经济危机,是否可能会从新兴经济体开始?

袁钢明:没有那么严重,刚开始我就说了,这次很大程度上是在复苏过程中一种波动或者是错位,就是不一致的情况下引起的。新兴经济体本身比如说我们说的衍生产品发展的规模仍然没有发达经济体国家那么大,或者走的那么远,所以说还不至于那么严重。比如说欧债它就太厉害了,还有美国当时发生金融危机的时候,它的衍生产品过头了,所以新兴经济体国家只要就此止步在一些过度放松或者过度扩张的金融方面保持谨慎态度的话,不至于发生那么严重的情况。所以我觉得我们这是一个过程中的调整吧,我们要定下心来,不要害怕。


微商城的账怎么做
如何微信开店
实体店怎样做微商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