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阜阳信息港 > 健康

电力寡头PK煤炭新贵电力寡头PK煤炭新贵

发布时间:2019-01-10 12:09:33

电力寡头PK煤炭新贵-电力寡头PK煤炭新贵

12日傍晚,中国煤炭运销学会一批工作人员返京,备受关注的煤炭订货会悄然谢幕。据多方了解,截至昨天上午,共签订合同量9.3亿吨,重点合同6.2吨,接近2006年重点煤炭运力订货的6.9亿吨90%,其中五大发电公司已经签订1.7亿吨,虽然签了不少有量无价合同,但比大会组委会12日公布的1.39亿吨仍有增长。 中煤协副理事长武承厚说,本次衔接会总体进展顺利,由于衔接会的收尾工作还在继续,总体数据仍在归纳、整理,部分未签合同也正在紧张的进行中。 管制不破 煤电之争难息 和此时的欣慰相比,仍感受到今年元旦期间,煤电企业纷争的火药味。由于电煤价格谈不拢,使得此次在济南召开的“2006年全国重点煤炭产运需衔接会”未摆脱延期的尴尬。 今年元旦上午9时,山东大厦的山东会堂传来国家发改委主任欧新黔字正腔圆的声音:从今年起取消对电煤价格的干预,但前提是“必须保持电煤价格总体稳定”。这无疑令多年梦寐以求的煤企如愿以偿。金牛能源采购部科长郝洪彬说,目前煤炭产需基本平衡,发改委下决心抽身产业间的争执,果断取消计划煤和市场煤的双轨制,力图让市场说话,可谓用心良苦。而目前价格比较平稳,加快电煤市场化改革应该是时机。 但经历了为期10天的深入洽谈,煤电双方仍因价格问题很难达成一致。大唐集团下属一个电厂副厂长说,“对于煤炭出厂价,开始国家有意实行低价政策,后来则对煤炭实行计划内外供应双轨价格制;电力体制虽然已实行厂分开,但上电价和终端售电价,仍然实行政府定价。这两种不同的定价机制,导致了煤、电的长期矛盾。现在,国家对煤炭价格完全放开,而电力定价机制则并没有什么变化,又如悬在楼上的另一鞋,迟迟不肯落地,使得问题更加突出。” “五大发电集团联合议价能力很强,不像煤炭企业比较散,”开滦煤炭销售公司销售科科长高旭成向反映说,“如果谁签了合同,谁就得掉乌纱帽。这样的情形,公司和北京大唐集团本来维持多年的良好关系,也派不上用场,只能等着五大集团的态度。” 河南煤炭市场煤炭专家李朝林认为,近几年来,煤炭的价格节节走高,煤炭企业的日子也一天好过一天。虽然这对煤炭依赖较高的火电企业而言,确实有难言的苦衷,可是必须看到,煤炭企业的利润增加是在职工的低待遇和大量的安全欠账没有补还的基础上实现的。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中,电力企业应该学会尝试通过挖潜改造等手段来控制成本。 这些来自不同立场的声音弥漫在济南上空。大屯能源采购部的一位科长反映,目前争论的不是价格的问题,而是五大集团希望发改委能对电价改革给个说法。初的8天,五大集团只是在量上初步谈谈,价格问题很难谈妥。以徐州地区为例,5000大卡的市场煤每吨460元,即使按集团采购优惠优惠20%,也比计划煤250元有很大差距,煤炭企业期望上涨,而电力企业肯定不干。而安徽的一家煤炭企业负责人则称,安徽的计划煤和市场煤的价格差甚至超过了160元。很显然,既然煤价放开,电煤肯定要涨。 中能电力工业燃料公司总经理解居臣则在2日此间举行的电力系统会议上表示,放开价格不见得涨价,关键在于双方要讨价还价。目前价格已经接近国际煤价,涨价只是煤炭企业的愿望,但价格还要看市场和谈判。沿海电厂应利用好国内国外两个市场,从海外进口煤炭。解居臣的一席话显然大大振奋了电力企业的士气。这样的胶着状态持续了8天,许多媒体都报道五大集团未签一单。 僵局打破 发改委抽身不易 为了不让衔接会无限制地开下去,会务组下了通牒。会务组4号通知指出,衔接会10日晚24时闭幕,要求供需双方已签订合同的立即提交铁路、交通部门审查盖章,落实运力。大会还通知说,对已签订合同但尚未落实运力的,铁路、交通部门将于1月11日14时至12日18时进行收尾,而即将召开的山东省两会也选址山东大厦,煤炭会将转移到山东明珠怡和国际酒店进行。 有关人士透露,尽管五大电力集团尚未签订一张正式合同,但已经有1.03亿吨意向合同上报。截至9日中午,煤炭衔接会数据中心录入的意向合同已经接近6亿吨,但经过铁路、交通部门盖章的正式合同却寥寥无几,有量无价的局面已经在所难免。 发改委强调逾期签约,影响落实运力自负,而开滦煤炭销售公司高旭成对此表示,该公司一直没有间断给北京大唐集团供货,像这样的大客户不会说不给钱,先定了量,价格以后看市场情况。他说,去年也是采用这样的方法。但是山西大同与五大集团的量,目前确实要等待政府给电力系统一个解决方案。 进入第11天,煤电企业之间的心结还是没有解开。致电山西焦煤、煤气化、郑州煤电等上市公司,都反映与五大集团的电煤合同都还没有落实,部分参会企业已经打道回府。金牛能源有关人士反映,目前冶金用煤效益不高,参会的19家企业降价期望很高,但能维持去年的价格不涨,煤炭企业很高兴。新汶矿务局有关人士深有感触,从订货会情况来看,基本反映了电力采购体制的垄断性。其实煤矿与一些电厂已经谈好了量和价格,甚至连合同条款都已经拟好了,但是五大电力集团的合同文本有统一范式,如果那个电厂签了涨了价的电煤合同,该电厂将不得不独自承担因涨价给其带来的成本。 可以看到,转轨时期,资源价格的市场化却是有着根深蒂固的利益之争,进一步深化改革已经破题,以行政权力参与或干预市场对资源的基础性配置已经不合时宜。尽管历年来双方几乎都谈到僵持,还是要由发改委出面调停。2006年五大集团如何和发改委博弈,令人拭目以待。

通痹关节舒1号
大城县生物质燃烧机厂家
上海货运公司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