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画布上的文笔

2018-11-30 15:37:49
画布上的文笔 勤于奔走散播美学,以深入浅出的语言对社会大众殷殷解说何谓风格,什么是品味的蒋勋,有一本非常精致的书。

这本书共收五十篇散文,每篇约在千二百字左右,从某年的五月开始,止于次年五月。

刚刚一年,横亘二十四节气,周而复始的笔耕、成为这本《此时众生》。

在台湾读过中学的人,都有写周记的经验。

所谓周记,往往是指青少年学子,每逢星期日晚上于做完各种功课后,边打哈欠、边提笔所记的一周流水账而言;至于导师批改那些千篇一律的生活写照,大概也是乏味至极的吧。

然而,从“桐花”,而“新桥”,而“回声”,而“肉身”,而“吾庐”,而“史记”,这五十篇的周记,竟可以写得如此丰富多层次!蒋勋说:“我想记忆生活里每一片时光、每一片色采、每一段声音、每种细微不可察觉的气味。

我想把它们一一折叠起来,逐一收存在记忆的角落。

” 这些折叠起来、收存在记忆角落的晨昏光影、花香叶色、林风潮响,乃至于虫鸣蛙声,遂借由文字而好好地收藏起来了。

许多的寻常往事,在记忆的角落里安藏不露,好似已经不见了,或者被遗忘了;但是并没有;有一天重读,那些文字所代表的虫声、潮响、花叶,以及光影种种,又都回来了。

文字使各种各样的景象重现,使当初体验那些景象的感动也重现;同时还让阅读那些文字的别人也感动。

文字的气力如此。

蒋勋习画,所以在他的文章里,视觉画境特别彰显。

《看见》文中,写火车座中所看见的风景,以人体的肉身毛发形容山峦原野。

写到视觉,他说并没有的黑,以十七世纪林布兰特的画为例:“初看都是黑;静下来多看一分钟,就多发现一道光。

”《回声》里,写窗台上看秋水中解缆的船:“越漂越远,远到变成一个小点,远到看不见了。

”“如果在黄公望的《富春山居》长卷里,船只是空白里的一条黑线……一条船,不用退多远,视觉上就只是一个黑点了。

一座山需要退到多远?一片秋水需要退到多远?因为庄子,许多画家从视觉的巧匠,慢慢过渡故意灵视阈的追求者;从得意于欢呼惊叫的技巧极限,一步一步,领悟到技能的极限,距离美的沉静包容还很遥远。

”蒋勋把感官所及的风景,从西画、国画的表现方法,予以解析和比较。

从肉眼观象,到心眼体物,一枝文笔有如画笔,将读者逐渐导入哲理的美学境地。

那些是“秋水时至”,是“不辨牛马”,是“泛若不系之舟”的意味。

五十篇散文,几乎都书成于窗前。

拥有一个家,或者只是一个房间,在家乡,或在此地彼地有一处熟习的地方,有四壁将我们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