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铁腕减排冲击波

2018-11-02 12:12:50

铁腕减排冲击波

本报 陈岩鹏 杨仕省 刘照普 应辽产 河北 江苏 浙江 北京报道

运货的吊车静静地呆在冷清的场院中央,生产车间被白纸黑字的封条严严实实地封贴住了。

“当官的不会关心老百姓的死活!”9月7日,唐山泰和钢铁的厂长魏振瑞反反复复地向《华夏时报》抱怨,因为他的钢厂在前一天的傍晚就被当地政府勒令拉闸限电,停产了。

魏振瑞说他连个文件都没收到,无名无分就这样停了。他问理由,当地的官员说“让你停你就停”,魏说:“政府在搞强权、搞高压,把我们的水也给停了。”至于停多长时间,魏也不知道,“也许一个星期、半个月,也许时间会更长。”

泰和钢厂只是河北唐山众多被拉闸限电而停产的钢企之一。本报从唐山市发改委获悉,唐山市政府已经向122家钢铁企业和焦化企业下达了9月份的限电指令,并要求所辖的10个县市区把限额指标作为一个硬任务、死命令,不讲代价、不折不扣地落实到位。

其实限电的岂止一个河北唐山,调查的结果是,拉闸限电早从江浙两省开始实行,目前已经蔓延至河北、山西。据工业和信息化部的一位官员透露,“限电令”还将向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山东、河南、湖南、广东、广西、海南、四川、贵州、青海、新疆等其他14个重点地区推广。

而其限制的主要是高污染高耗能的企业,涉及到炼铁、炼钢、焦炭、铁合金、电石、电解铝、铜冶炼、铅冶炼、锌冶炼、水泥、玻璃、造纸、酒精、味精、柠檬酸、制革、印染、化纤等18个行业。

“限电措施至少要执行到年底,以确保节能减排目标的完成。”上述工信部官员称。

而地方政府之所以热衷“限电令”,原因是“十一五”规划提出的单位GDP能耗降低20%的目标,“这是一个非完成不可的任务。”然而截至目前,全国GDP能耗累计下降14.38%,与实现20%左右的目标还有较大差距,今年上半年全国单位GDP能耗更是不降反升。

国家发改委一位官员感慨,自2004年以来,发改委先后出台了一系列电价调控政策,对八类“两高”企业实施差别电价政策,但政策并没有落实到位,高耗能行业的重复建设问题依旧没有得到根本改善。

而本报获得的消息是,发改委、工信部等正在会同电力部门研究制定对“两高”企业限电的技术对接和指标量化等具体措施和实施方案。

上述工信部官员透露,不排除会把对“两高”企业的限电措施常态化,在未来几年,“十二五”或者更长的时间执行这一措施,因为不管是排放指标还是能耗指标,终都要落实到电耗上来,说到底,电耗才是的指标。

限电旋风

在河北另一座钢铁重镇武安,限电风暴已经席卷了整个钢铁行业。本报从邯郸市发改委了解到,9月3日晚,邯郸就下发了一系列的限电通知,武安所辖的18家钢厂高炉、轧钢生产线被要求在9月5日零点前全部关停,关停时限暂定为20天至1个月。

9月9日,来到武安市明芳钢铁有限公司看到,钢厂的一座高炉并没有冒烟,厂内的工人证实“已经停产好几天了”。该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说,炼铁高炉和炼钢的转炉现在处在闷炉状态,轧钢生产线在月初就全部停了,估计要停一个月,工人没有放假,正在利用这段时间来检修设备。

邯郸市发改委的官员说,截止到9月5日,邯郸地区除邯钢、天铁、新兴铸管外,其余钢厂均已全部停产。

限电的不止河北一省,江苏和浙江的行动来得要更早一些。

据宁波地区一上市钢铁企业的董秘透露,从上个月十八九号,宁波就开始对一些大企业进行用电额度的限制了。

9月2日,本报赴地处苏鲁交界处的铜山县利国镇,原本7月份还红红火火生产的龙远、荣阳、兴达等十余家钢厂,如今却变得很安静,开始闭炉停产。一位民营钢企的负责人告诉,“目前正是钢价抬头的黄金时期,按常理这些企业都应大力度生产,但遇到节能减排大限,在拉闸限电的紧箍咒下,我们也只得停产。”

“这次是要动真格了,”苏北新沂市一钢厂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说,“现在像我们这类年产十几吨、几十吨的小型钢厂,政府正在大力度关停并转,不给生产了。”在这位负责人的办公桌上看到一张打印出的企业列表,上面是新沂市发改委列出的50多家企业,其中不仅包括小钢厂,还有小化工、小造纸、小铅厂等“两高”企业关停并转的名录。

该负责人称,以前由于电力紧张,政府也经常运动式地搞拉闸限电,让企业全部或部分停产,但没过多久,就会恢复供电。不过,现在情形大不相同了,政府正加大力度关停小钢厂等高耗能、高污染小企业,只给他们几天宽限期,将剩余原料生产完毕,全部停产。

无独有偶,苏北拉闸限电,苏南也在全面推进限电限产措施,对产能过剩和污染严重的钢铁、电解铝、化工、多晶硅等产业严格限产,控制能源消耗。

苏南张家港市,8月份就开始对企业采取限电措施。该地区电力系统一位人士说,供电局根据变压器型号,可以很明显地了解到企业用电状况,对于一般企业用电执行的是“开五停二”,也就是开工五天停工两天,对于用电大户企业执行的是“开十停三”,如果让你停三天,你不执行,到时候供电系统会直接拉闸,直接停你十天,措施执行非常严厉。

政出何门?

9月7日晚6点,当本报来到唐山市发改委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处时,处长李大争和他的同事们还在忙碌着,而其他处室都已下班。

李大争说,他们这两天都在算账,算出未来几个月需要控制企业的多少产量、限制多少用电量,达成的目标是:既要完成年内和“十一五”的节能减排任务,又不能影响经济大局和唐山的GDP。

据介绍,唐山经济的支柱产业是重化工业,高耗能、高污染行业占主导地位,唐山的能耗占整个河北省的1/3。今年唐山的经济是高开低走,单位GDP能耗也一路走高,一季度单位GDP能耗同比上升5.8%,二季度单位GDP能耗同比下降0.2%,上半年节能减排指标不降反升。

这只是全国上半年节能减排的缩影。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上半年我国单位GDP能耗同比上升0.09%,与上年基本持平,辽宁、江苏、陕西、广西、青海、宁夏、新疆等7省区单位GDP能耗不降反升,升幅的青海省达到7.53%。国家发改委日前对外宣布的数据也显示,截至目前,全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累计下降14.38%,与实现20%左右的目标还有较大差距。

大部分行业专家在接受本报采访时都认为,目前距“十一五”末只有几个月时间,根据测算,要在年底实现20%的目标,节能减排形势十分严峻,任务十分艰巨。

仅仅是各地拉闸限电是不够的,9月9日《华夏时报》获悉,全国电价大检查已经开始实施,检查的重点是地方对“优惠电价”、“差别电价”、“上电价”、“脱硫电价”等政策的落实情况。

国家能源局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向本报透露,目前由6部委组成的6个大区督查组正在各省监督指导,而后还会组织31个联合调查组、将近200名检查人员赴全国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开展督查工作。

据悉,9月1日至3日,以环境保护部副部长张力军为组长的国务院督查组就到江苏督促核查节能减排工作,兵分三路分赴南京、镇江、无锡、扬州、泰州、淮安等6市,对南钢集团、无锡尚德太阳能等17个节能减排项目和重点企业进行现场督查,并与市县党政领导、相关部门和企业负责人座谈交流。

江苏省发改委一位处室人员告诉本报,他们正在按照国务院和发改委的统一部署,按时序进度有序地推进节能减排工作,通过摸底排查,从省属企业开始部署,以耗能大小由高到低排列,采取倒逼机制,按节能减排任务总要求来分解任务,安排企业限电限产的数量和时间,省属大企业节能减排考核严格“一票否决”。

另一支由工信部总工程师朱宏任带队的督查组也在9月7日结束了对唐山地区为期3天的督导工作。紧接着,河北省的检查组又接踵而至,唐山市的单位GDP能耗任务指标已经由3.24%提高到了4%,督查组的理由是“唐山要为全省做贡献”。

“唐山市政府已经向122家钢铁企业和焦化企业下达了9月份的限电指令,而且把从9月至12月每个月控制电量的指标进行了量化,各个区县背指标,每个企业都规定死了用电的量,超了不仅仅是惩罚,唐山市政府要求所辖的10个县市区把限额指标作为一个硬任务、死命令,不讲代价、不折不扣地落实到位。”李大争说。

但是,企业对这种旋风式限电减排到底怎么看?浙江宁波邳州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营企业家表示,发改委系统的官员在排查企业耗能污染情况时戴有色眼镜,对与自己关系不好、不是自己招商引资来的企业采取歧视态度,而对于跟自己关系好、自己招引过来的企业百般关照,高耗能企业的认定也成了一门关系学。他说:“我的企业每月才用数千度电,每年才用几万度,就被列为高耗能企业,但隔壁企业每个月用电数万度,污染严重,却不被列入节能减排关停限产企业名录,每天照常生产,只因为关系到位。”

乱了套的价格

“限电令”刚一出台,立刻在市场上引发了一阵涨价旋风。

唐山鑫诚钢铁有限公司业务经理李佳佳说,仅9月5日上周日一天,钢材的价格每吨就涨了二三百元,涨得太多了,今年以来都没有这样的行情。

中小钢厂纷纷调高出厂价。据兰格钢铁不完全统计,9月5日,有6家钢厂建材品种上调元/吨,6日有日照、安阳等16家钢厂建材品种上调元,建材品种的价格调幅较大,线材平了今年4月份的点。

调价的趋势正从中小钢厂向主导价格的大钢厂蔓延。本报获悉,宝钢、唐钢、鞍钢等大型钢铁企业正在酝酿上调钢材的出厂价。兰格钢铁信息研究中心主任侯志芸认为,线材的涨价正在向板材传导。

9月6日周一,螺纹钢期货价格全日飘红,从4471元/吨冲高到4592元/吨。在现货市场,贸易商封库观望待涨,“现在市场上压货的多,我们也没打算卖,价格应该还会涨。”唐山众兴钢铁贸易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孙久财如是说。

尽管9月6日之后,期货和现货市场的钢材价格都有所回调,但是采访的中小钢厂和贸易商们仍不愿意出货,甚至他们在囤货赌价。数据显示,全国的钢材库存已经连续8周处在1500万吨以上,而且库存还有继续增长的态势。

“关键还是要看下游的需求。”侯志芸称。

在侯志芸看来,传统的“金九银十”是钢铁行业销售旺季,加上今年灾后重建需求大于往年,建材品种会有一个短时间内的需求增量,政府推动开发商加快开工,督促检查政策性住房落实,所以她看好后市,特别是建材需求,“9月中下旬需求能启动起来。”

然而,一些钢厂却没有侯志芸那样的乐观,因为下游的需求和以往没有太多的变化,而且这段时间乱涨价,商家都不报价了。魏振瑞指着窗外对说,涨价后这两天,外边没有一辆车拉货了,还不如涨价前的时候。

不过,这并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受限电减产因素影响,市场对未来资源投放减少的预期增强,中小钢企的主导产品建材产量会减少,势必会进一步推高价格。

据兰格钢铁统计,唐山对辖区内30家钢厂后四个月的产量进行控制,这30家企业约占唐山总产量的90%,30个钢铁企业后四个月总产能和前7个月相比,产量预计减少46.5%。再加上山西、江苏等地汇总的数据,9月比7月检修减产200余万吨,力度明显加大。

此前水泥持续一个多月涨价的态势会在钢材上重演。数据显示,7月底浙江限电政策全面展开,使该地区水泥产能大幅下降,浙江浙南地区水泥价格自8月8日起已累计上涨80元/吨,较前期相比涨幅近30%。有机构初步估算,随着浙江、江苏、海南、安徽、广西等地相继对水泥企业进行限电,相应区域的水泥产能下降幅度将达到30%左右。

上海大金空调维修
云南角钢厂家
细石混凝土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